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7-11-24 星期五
当前位置:主站 - 教科动态

日本高等教育如何应对“2018年危机”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7年05月26日    发表时间:2017-07-03   阅读次数:271   作者: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李冬梅

  从2018年开始,日本人口增长将进入新一轮的冰寒期,18岁人口将以2018年为拐点持续下降。日本少子高龄化的急速进展造成18岁人口的持续减少,将引发“2018年危机”。
  在全球信息化飞速发展下的竞争激烈与日本少子高龄化问题的“外患内忧”中,在能够高效创造生产力的18岁人口减少以及整体人口减少下税收下降的时代中,如何有效分配资源、维系日本社会平衡,如何创造高效的新价值、确保国际竞争力,是当前日本政府最为关注的问题。

  私立大学将面临破产
  日本政府或舍弃“差等生”

 
  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预测结果,到2031年,日本18岁人口将少于100万,仅为1991年207万的一半。如此迅猛的人口减少速度将给日本高等教育的招生和运营发展带来极大冲击,也让本已经营惨淡的私立大学雪上加霜。据估计,日本私立大学的破产从2018年起将到达顶峰。
  1991年,日本修订了大学设置基准,放宽了大学设置要求,意在增加日本大学的数量。1991年至2015年,日本的大学从507所增至779所,增幅达54%。日本大学的扩增与18岁人口的减少,带来了“大学全入”的景象。但是,从2018年起,形势将发生转变,日本18岁人口的持续下降将直接导致大学生源减少,那些跌破定编、面临破产的大学数量或将达到150所。而首当其冲的将是私立大学。
  截至2015年,日本779所大学中,私立大学为604所,这些私立大学多由短期大学、专门学校等升格而来,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专门技艺的传授,人才培养成效并不乐观,再加上缺少法律制度的约束,教学质量参差不齐,除了少数像早稻田大学、庆应大学等名牌院校,绝大多数私立大学的发展堪忧。根据日本2015年度《学校基本调查》数据显示,全国604所私立大学中已经有一半学校跌破定编,更有约80所学校的实际招生数仅占定编的30%。例如,位于日本北海道苫小牧市的苫小牧驹泽大学,2015年的实际招生数仅为39人,远远低于招生定编的150人,类似这种经营惨淡的情况层出不穷。
  2015年10月,时任文部科学大臣驰浩启动了大学改革,驰浩的观点是,打破国立、公立和私立大学之间的界限,重新规划高等教育的整体布局。2016年4月起,日本首先启动了“私立大学振兴探讨”会议,虽美其名曰“振兴”,但实际上文部科学省的真正用意在于对日本大学布局的重新规划、重点抑制私立大学补助金,果断舍弃私立大学中的一批“差等生”。
  国立大学学科建设
  “被迫”转向高需求领域

 
  在私立大学因生源困扰步履维艰的同时,日本国立大学因其知名度和来自政府的财政支持等,在生源方面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担忧。但是,作为肩负日本走向国际重要使命、必须确保在世界高等教育竞争浪潮中屹立不倒的国立大学,也必须做出相应的重大变革。
  日本文部科学省发布的《国立大学法人等组织及其全体工作的修订相关通知》中提到:“特别是教师培养类专业和人文社会科学专业的本科和研究生院,在制订组织改革方案时,要考虑到18岁人口的减少、社会的人才需求、教学研究水准的确保以及作为国立大学的职责等要素,废除相关组织或积极尝试向社会需求较高的领域转变。”
  此通知一经发布,便立即引来整个社会对于国立大学“废除文科”的争议和探讨,日本国立大学协会以及众多专家、媒体的批判报道铺天盖地。对此,文部科学省不得不出面解释,表示政府并不是轻视文科,所谓“废除”指的是在教师培养学科中取消那些不以取得教师资格证为毕业条件的“新课程”。
  暂且不论文部科学省的真正用意何在,因为政府运营补助金的引导,不少国立大学已经开始重新布局学科。在2015年国立大学提交的“第三期国立大学法人化改革中期计划”中,已经有不少大学提出了改革或者缩小组织规模的计划。其中,33所大学提出重组人文社科类的本科学院及研究生院,包括名古屋大学、东京外国语大学、神户大学等知名院校。例如,滋贺大学将融合经济学院与教育学院,2017年后开设文理综合的以大数据收集、分析、应用为主的“数据科学学院”;神户大学将以培养全球化人才为目标,合并现有的“国际文化学院”和“发展科学学院”,组成新学院。
  在日本经济发展持续低迷的今天,日本政府“废除文科”的举动意在通过对国立大学发展改革的干预,让大学学科转向契合产业界需求,并致力于培养引领经济发展与创造新价值的人才。
 强化高等职业教育
  创建实践型新机构
  在日本政府推进大学学科转型的同时,日本也开始探讨在高等教育领域创设实践型职业教育的新机构,通过开展实践技能、实践理论与广泛的教养教育,为日本产业界输送具有高水平一线技能、丰富的理论涵养和全方位社会素养的综合型人才,以此回应日本经济发展对于人才高端化、专业化的急切需求。2015年3月,日本文部科学省下属的专家会议提出了“关于实施实践型职业教育新高等教育机构的应有状态——审议总结”的报告书;2016年5月,中央教育审议会发布“关于能够迅速回应社会经济变化所需人才、培养高水平专门职业人才的新型高等教育机构制度化改革”审议报告;2017年3月,新型高等职业教育机构的制度化改革方案在日本国会上获得一致通过,从2019年4月1日起,被命名为“专业大学”和“专业短期大学”的新机构将正式开学。
  为确保毕业生学习成果在国际、国内的通用性,日本政府将新机构定位为与大学平起平坐、授予学位的高等教育机构;新机构的课程体系突出生产与服务的一线技能与实践力的培养,教育课程编制要有产业界参与,重视实习、演习、实验等;师资以具备企业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实战型”教师为核心,侧重教育指导能力、而非学术研究;新机构的入学转学十分灵活,聚焦社会人士再深造、再学习的多样化需求,为方便在职社会人士的深造学习,将采用模块化学位课程,累计学分获得学位。
  日本政府强调在新设机构的同时,鼓励现有大学、短期大学、教育质量高的专门学校等根据自身的判断向这种新高等教育机构转型或部分转型,旨在让日本的高等教育机构能尽快适应产业界的人才需求,同时促进高等教育功能分化,实现高等教育的多样化、多元化发展。
  抑制东京圈大学新建
  鼓励地方大学发展

 
  20世纪60年代,日本为抑制人口集中东京圈而颁布法案控制首都地带的建筑建设,但在2002年废除了这一法案,随后,不少大学开始将校园移回东京圈。
  如今,东京圈人口占据日本总人口的28%,而东京圈的大学生人数则占日本大学生总数的41%。越来越多的日本地方高中生毕业后到东京上大学,大学毕业后继续留在东京成家立业。日本各地青年人口的流失无疑给日益“空洞化”的地方发展带来严重阴霾。
  为此,2016年11月末,日本全国知事会议通过了以抑制东京23区大学新建或增设为核心举措的紧急对策。2017年4月,日本政府又发布了“原则上不允许东京23区大学新建、增设学科或增加招生定编”的报告书,指出将优先探讨把东京圈大学的分校设置于大学数量很少的地方县市;若在东京23区新设学部或学科,则必须通过废除现有学部达到学生定编的平衡。报告书强调,日本政府面向大学的运营补助金的使用需要衔接地方创生,通过地方大学的振兴来带动地方产业发展;各地政府需要强化产学研协作,可协同东京的大学,形成前3年在东京学习、最后1年返回地方的机制;同时面向回到地方工作的大学生免除其助学贷款的返还。
  高等教育阶段是为社会输出人才的最关键阶段,日本政府意欲通过上述高等教育阶段各类大学机构的调控布局,打造一个所有大学均能迅速应对社会经济发展下的人才需求,能够理性思考18岁人口持续减少危机并采取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措施,最终致力于地方发展的高等教育新蓝图。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