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7-09-22 星期五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养成机制研究--以大学生志愿者为研究对象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7-01-18   阅读次数:1557   作者:魏海苓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魏海苓教授主持完成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养成机制研究”(课题批准号:CIA110155)。课题组主要成员有孙远雷、张丽冰、孔明、郭嫄、张静、张博、陈莉。
    一、研究内容与方法
    (一)研究的内容
   在价值多元化、利益关系复杂化、信息沟通网络化的当代,个体社会责任的重要性愈发凸显。作为社会中具有较高文化素质的群体,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状况不仅影响着自身的社会化进程与成才,也关系到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和谐与稳定。
    本研究旨在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养成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较为深入系统地研究。在理论层面上,着重剖析了培养和提升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价值、意义和限度,概括了中西方文化视域下责任观和社会责任思想的历史演变,为理解和培养当代社会文化语境下的中国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提供了理论铺垫。在实践层面上,着重对中美两国高等学校培养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实践进行阐述和比较,调查了我国当代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基本状况和相关影响因素,检验了志愿服务活动在培养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方面的具体成效及影响因素。在上述研究基础上,依据责任认知--责任情感--责任行为的路径,构建了道德判断、社会责任心、移情、社会责任感发展阶段之间的关系模型。最后,提出创新我国高校社会责任教育、培养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若干思路和相关对策。
    (二)研究的方法
    本研究遵从实证主义的研究范式展开调查研究,研究过程中涉及到的具体研究方法主要包括问卷调查、访谈、案例分析、统计分析和比较分析等。
    1.问卷调查
    本研究的测量工具是修正后的“社会责任感发展阶段测量量表(SSRD)”,原初量表由美国学者奥尔尼(C. Olney)和格兰德(S. Grande)开发,主要包含尝试阶段、领会阶段和行动阶段三个不同的社会责任感发展阶段。鉴于中美大学生参与志愿服务活动的诸多差异,本研究根据对中国大学生的调查数据对该量表进行了修正,修正后问卷的信度和效度都达到了统计学的要求。问卷调查主要运用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调查当代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总体状况,对上千名大学生开展了调查,有效调查对象为1024名;二是运用跟踪调查的方法调查大学生志愿者在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前后在社会责任感发展方面的变化情况;三是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养成机制模型构建,主要调查了道德判断力、移情、社会责任心、社会责任感发展阶段之间的关系状态。
    2.访谈法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志愿服务活动的开展情况以及其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影响,本研究运用访谈法对大学生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活的情况进行了调查,访谈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大学生志愿者的访谈,通过访谈了解大学生参与志愿服务活动的动机和他们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前后的变化,其中选择了20名参加“暑期三下乡”的大学生志愿者,15名参加海外志愿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二是在调查美国高校的社会责任教育实践时对相关部门负责人和管理人员的访谈,通过访谈了解美国高校在开展社会责任教育方面的具体做法和经验,主要访谈的对象是Texas TECH University教学与学习促进中心、道德伦理中心的负责人和相关人员。
    3.案例分析
    在分析美国高校开展社会责任教育实践时,主要采用了案例分析的方法,选取了美国Texas TECH University为具体的研究案例,详细介绍了该校在开展社会责任教育、道德教育以及服务学习课程方面的一些实践经验。
    4.统计分析
    在分析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基本状况、志愿服务活动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影响以及构建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养成机制模型时运用了统计分析的方法。
    5.比较分析
    从比较文化的视角分析西方文化视域下责任理论的历史流变和我国传统儒家文化中社会责任思想的历史演进,理清中西方不同文化背景下和不同历史阶段下社会责任观的传承和变化。此外,运用比较研究的方法分析了中美高校在培养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方面的不同教育措施、经验和教训。
    二、结论与对策
    (一)研究结论
    围绕研究问题和研究假设,本研究的最终结论主要如下:
    1.当代中国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状况尚佳,更高层次的社会责任感培养仍需加强,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呈现出担当与疏远的矛盾状态
    通过对1040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当代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状况主要如下:
    ①目前国内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情况尚佳,但更高层次的社会责任感培养仍需加强。具体来讲,当代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呈现出担当与疏远的矛盾状态。一方面,大学生在参与社会服务活动时较为自知,能够主动关注民生、关爱弱势群体,能够意识到社会服务过程是与被服务对象相互学习的过程。另一方面,大学生尚未将社会服务融入到自己的生活或职业生涯中,社会服务活动的持续性较差,且对产生弱势群体社会根源的关注不够。上述矛盾的产生既有大学生自身的原因也与外部社会环境的影响有关。从大学生自身角度看,他们正处于个体社会化的过程中,社会角色迷惘,由于尚未真正走上社会,缺乏社会经验,对社会的认知往往带有一定的片面性。从外部环境看,当代大学生生活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和价值多元化的时代,尤其是市场经济逻辑、后现代思潮,在增强大学生竞争意识、批判意识、自我价值的同时也造成了自我中心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产生,一定程度上消减了大学生的社会参与度和社会责任感。
    ②参与志愿活动的动机和频率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有显著影响,基于内在动机的志愿活动参与以及丰富的志愿服务经历更有助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提高。参与社会服务是增强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有效途径,而参与动机是影响大学生社会责任发展的重要方面,其中源自内在动机的社会服务更有助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提高。大学生参加社会服务的过程是知识与社会生活实践互动的过程,是大学生形成知识技能,丰富情感和态度体验,培养社会责任感的过程。社会服务经历(包括参与次数和频率)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发展有一定的影响,突出表现在社会责任感发展的行动阶段,并且参与社会服务活动的次数和频率与社会责任感发展呈显著的正相关。在访谈过程中也发现,很多热衷于参与社会服务活动的大学生之所以长期坚持参与社会服务活动,甚至毕业后选择全职做社会公益,跟大学期间的社会服务经历关系密切。
    ③性别、专业和年级大学生在社会责任感发展的不同阶段存在差异。处于社会责任感尝试阶段的男女学生在该维度上有显著差异存在,其中男生的要显著高于女生;在领会阶段上,无性别差异;在行动阶段,存在显著差异,女生在参与社会服务活动方面表现的更为执着和投入。
    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在社会责任感发展不同阶段有显著差异。在尝试阶段,农学的得分显著高于其他专业,其他专业之间无显著差异;在领会阶段,农学的得分显著低于其他专业,其他专业之间无显著差异;而在行动阶段,艺术学和教育学显著高于医学,其他专业之间无显著差异。产生上述差异的原因一方面可能与各专业的专业特色、课程设计、参与社会实践活动的机会有关。另一方面,社会责任感发展上的差异可能也与不同专业的就业情况有一定关系。调查显示,目前学农学的仍以农村孩子居多,他们的就业渴望远比城市里孩子要强烈得多,他们不能容忍自己一毕业就失业。所以,在参加社会服务活动时,与其他专业大学生相比,农学专业的学生可能对兴趣、社交和被他人认可的积极性较高,非常关注自身表现。
    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在社会责任感发展的领会阶段和行动阶段存在显著差异,在尝试阶段不存在年级间的差异。在领会阶段,低年级大学生(大一、大二)的得分显著高于高年级(大三、大四);在行动阶段,二年级学生得分显著高于一年级。这表明,低年级的学生更乐于参与志愿者服务活动,且大二学生体现出的社会责任感更为突出,折射出当代大学生在社会责任感上“有心无力”的尴尬心态。
    ④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发展无显著影响。
    2.志愿服务活动有助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提升,提升程度受到诸多相关因素的影响
    对大学生志愿者的跟踪调查发现,参与志愿服务有助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提升。具体表现为:
    ①参与志愿服务有助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水平的提高,尤其在帮助大学生提高自我认知,并将社会服务融入到其生活或职业生涯方面效果明显。大学生志愿者在社会责任发展行动阶段上有显著提高。
    ②排除两组大学生在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前的社会责任感差异后,志愿服务类型与社会责任感发展变化无显著相关。不同类型志愿服务活动都有助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提高,且志愿服务类型与社会责任感发展变化无显著相关。
    ③志愿服务时长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发展变化有显著影响,主要表现在社会责任感发展的行动阶段,且服务时间越长提高越大。
    ④志愿服务经历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发展变化有显著影响,热衷于参与志愿服务的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变化最大,且突出表现为,热衷于参加志愿服务的大学生比偶尔参加的提升大。
    ⑤性别、父母受教育程度对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发展变化无显著影响。
    3.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养成是经由社会责任认知、社会责任情感和社会责任行为的过程,是社会责任认知水平、道德判断力、移情综合作用的结果
    在社会责任认知、社会责任情感和社会责任行为转化的过程中,社会责任认知在移情和道德行为关系中起到部分中介的作用,道德判断力调节着移情、社会责任认知和社会责任行为的关系。社会责任发展、社会责任心对移情的回归都是显著的,均起到部分中介的作用。道德判断力调节着移情与中介变量社会责任心之间的关系。道德判断对移情与社会责任发展的调节作用是部分地通过社会责任心发生的。道德判断力对移情与社会责任心之间关系的调节是显著的。在道德判断力较低的时候,随着移情的升高,社会责任心表现出上升的趋势;在道德判断力较高的时候,随着移情的升高,社会责任心表现出的上升趋势更加明显,高道德判断力对这种关系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4.要培养和提高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需要寻找中国传统责任观与现代责任诉求的契合点,将责任教育融入教学和社会实践中,并通过营造校园责任气氛来为社会责任教育提供必要的组织保障
    首先,我们需要对中国传统社会责任观进行反思,逐渐从原来的基于亲缘关系的责任、责任落实缺位等不足中解放出来,并进一步挖掘传统责任文化的现代意蕴,重塑责任主体。其次,将社会责任教育融入大学教学和社会实践之中,在责任教育理念上实现从认知导向走向“认知—情感—实践”导向;将责任教育融入专业教学,实现“服务—学习”有机结合;丰富大学生社会实践类型,完善社会实践管理体系。最后,通过对大学责任气氛进行评估,营造校园责任气氛。
    (二)分析和对策
    在前述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获知我国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基本状况、社会责任感养成的基本机制及有效培养和提升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有效途径和措施。
    首先,在大学阶段提升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是必须的也是可能的。我国大学生在参与社会服务方面,无论是首次参与社会服务的时间、年龄还是参与社会服务的形式、经历都与西方高校的大学生有着很大不同。与西方大学生更为成熟和丰富的社会服务经历相比,中国大学生参与社会服务或志愿服务活动普遍始于大学阶段,他们的认知和选择更为成熟和理性,服务能力也相对较强,但普遍缺乏服务的经验,在志愿服务动机上亦更为复杂,很多大学生并未真正理解志愿服务的本质和意义,甚至将之仅仅作为是奉献爱心的一种途径,有些大学生则把志愿服务作为增加自身履历亮点的一条捷径,上述种种对于大学生自身的成长不利。因此,高校在组织开展大学生社会服务或志愿服务活动时应当适当给予相应地引导,帮助大学生理解社会服务或志愿者服务的本质所在,尤其是该类活动对于提升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意义,从而切实提高社会服务或志愿服务在培养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方面的成效。在志愿服务动机上,虽然大学生参与志愿服务活动的动机不同,但调查显示,无论怎样的参与动机,志愿服务活动都会影响其社会责任感的变化和发展,源自动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其社会责任感变化程度上,且无关乎志愿服务互动的类型。因此,高校应当多组织开展各类大学生志愿服务活动,这将对于促进大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发展大有裨益。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
    如果将高校的社会责任教育与基础教育阶段的社会责任教育相结合,是否会更好地促进个体社会责任感的发展?在基础教育阶段,如果能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参与社会服务和志愿服务的机会,让学生拥有更丰富的社会服务经验,高等教育阶段的大学生社会责任教育成效会更好。
    其次,在强调大学生社会责任感发展的时候,我们既不能盲目照搬西方的经验亦不能忽略传统责任文化对于大学生社会责任感提升的影响。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全盘引进西方文化的责任观点,而是要挖掘我们传统道德文化中已经有的社会责任观,发挥传统责任文化的现代价值。当开展社会责任教育时,一方面需要对不同人提出不同层次的责任要求,注意对个体要求的层次性;另一方面还要将责任承担具体化,建立一套有效的责任与权利统一机制,即个体拥有什么样的权利就对应什么样的责任,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就享有什么样的权利。在实现基本的权责统一基础上,倡导更为崇高的责任。在唤醒人的主体性的同时,还应该帮助主体梳理理性的自由观,正确把握主体性所包含的责任要求。在社会责任问题上,既要在不断反思我国传统责任思想的基础上寻找适应于现代社会生活的责任契合点,又要面向世界寻求可供借鉴的责任资源;既要承认个体的个性和自由,又要明确个体的社会责任;既要继承我国传统文化中的责任美德,又要吸收西方国家责任制度的有点,最后实现各类关系的平衡。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
    如何合理有效地挖掘和发挥中国传统责任文化在新时期的价值?目前我们对于中国传统责任文化价值的挖掘还不够,需要更为深入、系统地来加以归纳和总结。这种归纳和总结不仅可以增强我们的民族自豪感,找到中国责任教育的根本,而且还可以将我国的责任文化发扬出去,让更多的人们了解中国文化语境中的责任,这对于解决目前世界上出现的诸多责任缺乏现实也大有裨益。
    最后,责任情感对于责任行为的影响更强也更直接。虽然责任认知、责任情感与责任行为都有关联,但调查显示责任情感,如移情对于大学生社会责任行为的影响更强也更为直接。责任认知的影响更多时候起到的是一种中介和调节作用。也就是说,责任认知的高低并不能预测责任行为出现概率的高低。但是,在相同的责任情感状态下,高的责任认知的确能够带来高的责任行为。因此,我们在教育过程中,除了传授给学生必要的社会责任知识、提高学生的道德判断能力外,还需要重视学生责任情感的培养。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
    除了责任认知里常见的“道德判断”和责任情感中常见的“移情”要素之外,是否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也会对学生社会责任行为有很大的影响,如体谅关心道德教育理论流派强调的“体谅”,品格道德教育流派的“尊重”等要素也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它们的影响程度如何?因此,以后的研究除了遵从“责任认知—责任情感—责任行为”的思路外,可以尝试综合分析诸类与社会责任行为有关的要素的具体影响。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