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7-11-21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我国城乡居民教育支出与公共教育投入问题研究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5-12-16   阅读次数:2600   作者:沈百福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沈百福研究员主持完成了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我国城乡居民教育支出与公共教育投入问题研究”(课题批准号:DFA110219)。课题组主要成员:覃利春、沈亚芳、杨治平、邱国华、田健、高菁澴、颜建超。
    一、内容与方法
    本研究的研究对象主要包括城乡居民家庭教育支出研究(差异性),我国公共财政教育投入与居民家庭教育支出之间的关系分析,公共教育投入与居民教育支出及其影响因素的城乡差别、教育层级差异和地区之间的差距等,居民家庭教育支出的国际比较研究,关于公共财政教育投入的政策建议。课题研究重点为一是研究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政府与居民对教育成本的分担比例变动轨迹及发展趋势的;二是居民家庭教育支出与公共财政教育投入的关系及其互动的机理和路径。
    本研究需要综合运用新制度经济学、公共经济学、消费经济学、教育经济学、社会学、公共管理等相关理论知识。通过综合运用文献研究、历史研究、定量研究、对比研究、系统研究和实证研究等多种研究分析方法,梳理相关文献,总结和评价发展历史现状,定量分析相关数据,建立若干数学模型。通过数据分析和模型研究,了解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对不同年份、东中西区域、城乡、不同国家的信息和数据进行比较分析,站在宏观的角度,系统地提出利于解决现有问题、避免将来问题恶化、甚至对今后可能出现的问题有预防作用的对策建议。
    二、结论与对策
    (
一)根据相关研究主题得到的结论
   
1.我国公共教育投入变化及影响因素
   
公共教育投入的影响因素使用的研究思路为:国民经济总量(GDP)是教育经费的根本来源,国民经济总量包括三个部分:财政收入、企业收入、个人收入。财政收入决定了财政支出;公共教育投入,是财政支出的一部分,也是教育经费总量的一个部分;个人教育投入也是教育经费总量的一个部分;公共教育投入在三级教育的分配比例,还受到各级教育规模、各级教育生均公共教育投入、各级教育生均学费的影响。由此,可以把公共教育投入的影响因素分成七个部分,共收集23个指标。一是总量指标,包括国民经济总量(人均GDP)、财政支出总量(人均)、教育经费总量(人均)、公共教育投入总量(人均);二是各级教育在校生规模,包括普通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初等教育的规模指标;三是各级教育生均公共教育投入;四是各级教育生均私人教育投入,包括普通高等学校、普通高中生均学费;五是各级教育公共教育投入与私人教育投入关系,包括普通高校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比值、普通高中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比值;六是总量指标之间的关系,包括财政支出占GDP比例(%)、教育经费占GDP比例(%)、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占财政支出比例(%)、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七是各级教育生均公共教育投入与人均国民经济总量关系,即生均经费指数。
    公共教育投入在各级教育的分配分析表明,中等教育占比例最大,高等教育占比例最小,但由于普通高等教育规模的大力扩张,挤占了公共教育投入本该用于中等教育的比例。
    各级教育生均公共教育投入指数变化显示,虽然各级教育的生均公共教育投入指数的差距逐渐减少是合理的,但初中生均公共教育投入指数高于高中,表明高中的公共教育投入相对不足,应该引起重视。非义务教育阶段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比值,前些年下降太快,最近几年在不断提高,但是多少是合理的比例?值得深入研究。
公共教育投入在各级教育配置比例的相关因素。首先,公共教育投入在普通高等教育配置比例相关因素分析发现:非公共教育投入如学费比例大的时候,低一级教育规模大的时候,公共教育投入在普通高等教育配置比例才会高;其次,公共教育投入在中等教育配置比例相关因素分析发现:低一级教育的规模越大、普通高校和普通高中的生均公共教育投入占人均GDP比例越高、普通高校和普通高中生均公共教育投入相对学费越高,对公共教育投入在中等教育配置比例提高有促进作用。
   
2.我国公共教育投入的地区差异及其变化
   
关于公共教育投入增长速度的地区差异分析结果表明:2001-2011年,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增长率的地区差异是,除了地方普通小学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是中部地区增长最快以外,其它各级教育的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都是西部地区增长最快。中西部地区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增长速度快于东部地区,有利于各区域教育均衡发展和教育公平。
关于各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在三级教育分配比例的变化分析表明:2001-2011年,东中西部地区的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分配给地方普通高等教育的比例都在增加,可能与地方高等教育规模扩展的冲动有关;同时东中西部地区的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分配给地方普通小学的比例都在减少;地区差异体现在对中等教育的分配比例。2001-2011年,东部和中部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分配给中等教育的比例在减少,但是同期,西部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分配给中等教育的比例在提高。这个差异可以理解为,西部地区提高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分配给中等教育的比例,有利于其义务教育的普及和巩固,有利于其高中阶段教育的发展。
    关于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在三级教育分配的省际差异:2001-2011年,东部地区省份的地方小学占各级教育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比例,多数分布在低类;而西部地区的省份,多数出现在高类。此外,虽然普通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占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比例高类的省份,多数是东部和中部省份,但却是不同的省份。地方公共教育投入在普通高等教育比例高的省份基本是北京、天津、上海3个直辖市和东北3省,这些都是原来教育经济都较为发达的省份;在中等教育比例高的省份是广东、山东、湖北、河南等,这些都是人口大省。可以认为,发达地区能承受较高高等教育比例,人口多的省份,需要较高的中等教育比例。
    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的在各级教育以及各地区之间差异明显。2001-2011年,从增长速度的地区差异看,地方普通高等教育和地方普通高中的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是西部地区最快,初中、小学及中等职业学校是中部地区最快,同时,东部地区都是最慢的。从生均水平的地区差异看,2001-2011年,各级教育的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东部地区都是最高的,中部地区都是最低的。说明在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上,中部凹陷问题突出。部分中部省份(如湖南、湖北、江西、河南、河北)各级教育的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偏低的问题突出。
中部地区的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比值明显偏低。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的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的比值,高类主要是西部地区省份;普通高等学校亦如此,但其中也有些东部地区省份。生均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比值的低类主要分布在中部省份。显然,西部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相对学费是高的,中部地区是低的,即中部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明显偏少,中部地区省份政府对公共教育投入的努力程度,有待提高。
   
3.普通高等教育公共教育投入配置比例的影响因素
   
从宏观层面理解,教育规模、生均私人教育投入、公共教育投入与私人教育投入的关系、公共教育投入与财政支出的关系等4种类型指标对公共教育投入在普通高等教育配置比例的影响模式为二次曲线模型;人均总量指标、教育规模、生均公共教育投入、公共教育投入与私人教育投入的关系、生均公共教育投入指数(生均公共教育投入与人均国民经济总量关系)、总量指标之间的关系等6个方面指标对对公共教育投入在普通高等教育配置比例的影响模式为双对数模型。
   
4.中等教育公共教育投入配置比例的影响因素
   
从宏观层面理解,教育规模、各级教育生均私人教育投入、公共教育投入与私人教育投入关系、总量指标之间的关系等4个方面的指标对公共教育投入在中等教育的配置比例的影响模式为二次曲线模型;而人均总量指标、教育规模、生均公共教育投入、公共教育投入与国民经济总量关系、生均公共教育投入与人均国民经济总量关系等5 个方面指标对公共教育投入在中等教育的配置比例的影响模式为双对数模型。
   
5.我国城镇居民(狭义)教育支出变化及其影响因素
   
我国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影响因素的分析框架,可以建立在国民经济总量与教育经费之间的关系基础之上,逻辑上讲,我国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因素影响来自4个层次,人均GDP和家庭人均收入是影响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的重要指标,但家庭收入与支出是最紧密也是首要因素。
    1992-2010年我国城镇居民的平均教育支出倾向趋势变化的关键点在2002年,之前处于上升阶段,此后进入下降通道;城镇居民的边际教育支出倾向趋势的变化也是先上升,后下降,正在逼近0;我国城镇居民教育支出的总支出弹性、收入弹性都大于1,就是说城镇居民教育支出的增长是快于家庭消费总支出的增长和家庭收入的增长;我国城镇居民教育支出的价格弹性小于1,表明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的增长慢于人均学费的增长,2010年全国31个省份均如是。

    6.我国城镇居民(狭义)教育支出的地区差异分析
   
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及占消费支出比例的省际差距在持续扩大。2006年以后,我国31个省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教育支出地区差异的形成,主要在于中位数上扬与最低值变小的差异。居民人均教育支出地区差异的扩大,是否会影响到人口的素质,造成经济社会方面的更大差异?值得深入研究。
    2000-2010年,31个省份的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与家庭人均消费支出、人均收入、人均学费、人均公共教育投入、人均GDP等因素每年都显著相关。
    根据横截面数据相关分析,最近几年,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教育负担率)除了与学费相关以外,与其他因素均无显著相关,学费可能成为增加城镇居民教育负担的主要因素。
    城镇居民家庭教育负担率与恩格尔系数显著负相关。2002-2010年,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与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恩格尔系数)是显著或极为显著负相关的,表明家庭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例是反映家庭富裕程度的一个指标,即家庭经济越富裕,其家庭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例越高。
    2000-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的区域差异明显扩大而区域内省际差异情况各异。一方面,各区域的差距明显扩大,差距增大源于各区域增长率不同;另一方面,我国东部地区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教育支出的省际差距变动很小,中部地区内部的省际差距在缩小,西部地区内部的省际差距在明显扩大。
    城镇居民家庭教育负担率在下降但排序发生变化。所有区域2010年的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都比2000年减少了,但2000年最高的是中部地区,2010年最高的是东部地区,且2010年西部地区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的省际差距最大。
    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与相关指标比值下降。2000-2010年,各区域的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与人均GDP、人均财政支出、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人均学费比值都持续减少。特别是学费,2010年仍然是西部地区最高,东部地区最低,相对来说,西部地区学费占家庭教育支出比例最低,东部地区最高。表明西部地区的居民教育支出用在学费以外的更多。
   
7.城乡居民家庭消费结构的差异
    从
序列数据分析来看,1992年,城镇居民食品支出占家庭消费总支出比例比农村居民低,即城镇居民的恩格尔系数更小,显然比农村居民相对富裕。1992-2010年,农村居民居住支出占家庭消费总支出比例一直都高于城镇居民,但后者提高较快;城镇居民家庭设备及服务占家庭消费总支出比例一直高于农村居民,但比例减少也较快,城乡差异明显缩小。
   
8.城乡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影响因素分析
   
(1)基于时间序列数据的各种因素对居民教育支出的最优影响模式
                            
                            
各影响因素与城镇和农村居民教育支出的关系

自变量

城镇居民教育支出( )

农村居民教育支出( )

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

双对数模型

线性对数模型

居住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

线性模型

线性对数模型

家庭设备及服务占消费支出比例

二次模型

三次模型

家庭消费总支出

线性模型

线性模型: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

线性模型

线性模型

人均学费

双对数模型

双对数模型

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

三次模型

三次模型

人均财政支出

三次模型

三次模型

人均GDP

线性对数模型

二次模型

 

    从各个因素与城镇和农村居民教育支出之间的关系来看,一方面,各种因素与居民教育支出之间的关系存在多样化的特征,有的影响因素与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存在线性关系,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有的影响因素与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存在二次曲线关系,如人均财政支出与人均GDP;有的影响因素与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存在三次曲线关系,如人均财政支出和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另一方面,同一个因素,对于城镇或农村来说,影响关系也不一定相同,如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与城镇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存在二次项关系,而与农村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则存在线性对数关系,居住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与城镇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存在线性关系,而与农村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则存在线性对数关系。
    城乡居民教育支出的单因素影响模式的共同点在于,一是城乡居民教育支出均受到居民消费总支出的正向影响,即城乡居民消费总支出增加,教育支出也增加;二是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和人均财政支出对城乡居民教育支出的影响趋势是一致的,都是三次曲线趋势;三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和家庭消费总支出对城乡居民教育支出的影响趋势都是线性的;四是城乡居民教育支出对人均学费变动的反应比较敏感。
    多因素模型分析结论:一是城镇居民还受到人均学费的正向影响和人均GDP的负向影响,即人均学费增加城镇居民教育支出也增加,而宏观经济不景气会导致城镇居民倾向于增加教育支出以提升人力资本水平;二是农村居民则受到食品和居住支出比例两个结构性指标的负向影响,即存在农村居民的食品和居住支出会挤占教育支出的现象,而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则对农村居民教育支出带来负向影响,换言之,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的增加能减轻农村居民教育负担。另外,从单因素模型来看,食品、居住、家庭设备及服务支出比例,以及人均GDP对城乡居民教育支出的影响模式并不一致。
    (
2)居民教育支出对各影响因素的敏感度有方向差异且敏感程度不同(时序)
   
弹性系数表明,一是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对各种影响因素的弹性系数普遍要高于农村居民,换句话说,这些影响因素变动一个百分比,引起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变动的比例要超过农村居民;二是从食品支出比例、居住支出比例、家庭设备及服务支出比例这三个相对于居民消费总支出的结构指标来看,食品支出比例和家庭设备及服务支出比例与城镇和农村居民教育支出之间存在负相关,居住支出比例与城镇和农村居民教育支出之间是正相关。
    根据弹性分析结果得出几个结论:一是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人均财政支出与居民教育支出之间的弹性系数都大于零,说明公共教育投入与居民教育支出之间是正相关关系,但缺乏弹性;二是居民家庭消费总支出提高1%,城镇居民教育支出提高的百分比要高于农村居民教育支出提高的百分比;三是从弹性系数大小来看,城镇居民教育支出的弹性系数要大于农村居民教育支出,换句话说,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对家庭收入和消费、家庭消费支出结构、公共教育投入和宏观经济的敏感度要高于农村居民教育支出;四是人均学费每提高1%,居民教育支出提高0.5%-0.6%;五是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作为公共教育投入的一个变量,根据弹性系数大小,可以看出,公共教育投入每提高1%,居民教育支出提高0.6%-0.76%之间;六是城镇和农村居民教育支出对家庭收入和消费总支出的弹性系数大于1,说明是富有弹性的,例如家庭消费总支出提高1%,城镇居民教育支出提高的幅度更大,为1.21%。
    这些结果为本研究对影响因素的四个层次划分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即居民收入和消费与居民教育支出的关系是最紧密的,第二层是宏观经济水平,第三层是教育政策,第四层是公共支出。
   
(3)横截面数据分析结论
   
对城镇居民而言,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与食品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例显著负相关,与家庭消费总支出、家庭收入、人均学费、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人均GDP显著正相关。对农村居民而言,家庭消费总支出、家庭收入、人均学费、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人均GDP、与农村居民(广义)教育支出显著正相关;但与食品支出占总消费支出比例显著负相关。
    弹性分析结果显示,根据31个省份的横截面数据,城镇居民教育需求的支出弹性、收入弹性都大于1,但是价格弹性小于1,同时,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相对人均GDP的弹性,也是小于1 的;农村居民教育需求的支出弹性、收入弹性、价格弹性都大于1,且农村居民(广义)教育支出的增长率甚至高于人均GDP的增长(提高)。
   
9.城乡居民(广义)教育支出负担率影响因素分析
   
(1)城镇居民(广义)教育负担率的相关因素(时序分析)
   
与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例没有显著相关的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人均财政支出、人均GDP,双对数回归模型的拟合度却比较高,说明双对数回归模型却能够解释它们的关系;家庭消费总支出、家庭收入、人均学费与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例是显著正相关的。与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收入比例显著相关的因素都是家庭支出结构指标。
   
(2)农村居民(广义)教育负担率的相关因素(时序分析)
   
模型分析发现,家庭设备及服务占总消费支出比例对农村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例的影响模型,无论是线性回归模型、还是双对数回归模型,拟合度比较高,都超过0.7。家庭设备及服务占总消费支出比例与农村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收入比例是极为显著负相关。
   
(3)2010年城乡居民(广义)教育负担率可能受到人均学费的影响
   
根据31个省份的横截面数据,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例、城镇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收入比例和农村居民(广义)教育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例,可能受到人均学费的影响。
   
10.公共教育投入与居民教育支出的国际比较
   
 研究表明,一方面,我国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例偏低,公共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另一方面,经费在各级教育间的投入格局仍然有不合理之处,我国初中、小学的生均经费占人均GDP比重偏低,高等教育经费指数又高于国际社会。多年来公共教育投入格局正在逐渐改善,高等教育生均经费指数在合理回归,基础教育的生均经费指数在逐渐提升。
我国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在逐年下降,说明政府教育经费投入在逐年增加,居民的教育负担在逐年下降,政府的努力在逐渐取得成效,但与国际相比,居民的教育负担仍然比较沉重。
   
(二)对策
   
1.适时或前瞻性地调整各级教育公共教育投入配置比例
   
针对普通高等教育规模扩张而挤占了公共教育投入本该用于中等教育的比例问题,政府应该根据我国经济发展战略、产业发展规划和教育发展规划,对我国现行教育策略进行适时调整,甚至是有前瞻性的调整(教育效益的滞后性)。
    初中生均公共教育投入指数高于高中,表明高中的公共教育投入相对不足,对此,应该加大高中阶段的公共教育投入,以提升公共教育水平。非义务教育阶段公共教育投入与学费比值,前些年下降太快,但最近几年在不断提高,这种U型走势值得决策者的关注。
   
2.中部地区的公共教育投入问题较为突出
   
2001-2011年,各级教育的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东部地区均最高,中部地区均最低,说明在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上,中部凹陷问题突出。湖南、湖北、江西、河南、河北等中部省份各级教育的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偏低的问题比较严重。
   
3.提高西部省份中等教育公共教育投入
   
发达地区能承受较高的高等教育投入比例,但人口较多的省份,需要较高的中等教育比例,提高西部地方公共教育投入的中等教育配置比例以促进该地区义务教育的普及和巩固,有利于其高中阶段教育的发展。
   
4.中部地区省份政府对公共教育投入的努力程度有待提高
   
中部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相对学费是来讲相对较低,即中部地区地方公共教育投入明显偏少,中部地区省份政府对公共教育投入的努力程度,有待提高。
   
5.居民家庭收入与支出应该成为政府制定公共教育投入政策的重要依据
   
居民家庭收入与支出是我国城镇居民教育支出最重要而且最紧密的影响因素,无论是各级教育或省际公共教育投入,此因素都应成为有价值的参考依据。
   
6.缩小西部地区省市之间城镇居民家庭教育支出差距
   
我国西部地区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教育支出的省际差距在明显扩大,希望中央及西部地区有关方面注意这一情况。
    7
.城镇居民对各种影响因素变动的反应敏感程度高于农村居民
   
弹性系数显示,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对各种影响因素的弹性系数普遍要高于农村居民,换句话说,这些影响因素变动一个百分比,引起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变动的比例要超过农村居民。城镇居民教育支出对家庭收入和消费、家庭消费支出结构、公共教育投入和宏观经济的敏感度要高于农村居民教育支出。
   
8.各种影响因素对城乡居民教育支出的影响紧密程度不同
   
以城乡居民教育支出对相关影响因素指标变动的敏感程度为判断依据,可以认为,居民收入和消费与居民教育支出的关系是最紧密的,第二层是宏观经济水平,第三层是教育政策,第四层是公共支出。
   
9.城乡居民对财政教育经费的边际教育支出值得关注
   
人均财政支出和人均财政预算教育经费对城乡居民教育支出的影响模式为三次曲线模型,即居民对财政教育经费的边际教育支出呈现逐渐下降然后再递增的趋势,所以政府对各级教育的财政经费支出,应该以其边际效应为参考依据。
   
10.我国未来的教育经费投入政策重点解决各级教育投入格局合理化
   
未来我国在教育经费投入的政策上,应继续使各级教育投入的格局合理化,进一步加大公共教育投入,提高其占GDP的比例,并且继续向义务教育倾斜,提高初中和小学生均经费占人均GDP的比重。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