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21-12-04 星期六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关系的发展特点及其机制研究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21-11-22   阅读次数:199   作者:方平

    首都师范大学方平主持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关系的发展特点及其机制研究”(课题批准号:BBA160046)。课题组主要成员为姜媛、陆彩霞、马英、孙五俊、田丽、杨玉川、刘蕾和石晶。
    一、内容与方法
    本课题采用文献法、实验法和问卷法首次尝试从行为、生理和脑机制三个层面探讨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关系的发展特点和内在机制,揭示青少年存在来自于情感、认知和动机的情绪预测偏差,表现出高估的特点并具有一定的发展规律。明确了青少年的情绪预测偏差在损失和收益不同的条件下对决策有着不同的影响,两者关系的发展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为了进一步揭示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关系的内在机制,课题组采用皮肤电等生理指标和fMRI技术探讨了决策过程中的情绪预测的作用。
    (一)
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的存在性、特点和发展趋势研究
    采用文献法和行为实验法探讨青少年是否存在来自于情感、认知和动机的情绪预测强度和持续时间偏差,表现出高估或是低估的特点,具有怎样的发展趋势等问题。首先,基于情感、认知和动机三个视角进行实验条件设计,将被试分组。情感视角下,将被试分为收益组和损失组;认知视角下,将被试分为聚焦组和控制组;动机视角下,将被试分为目标启动组和控制组。其次,在价格决策游戏开始前要求他们采用PANAS-X量表报告如果顺利通关获得奖励并顺利进入下一轮游戏的情绪,游戏结束获得成功或失败的反馈时再次报告情绪,决策游戏至少十分钟以后,要求被试再次报告情绪状态。最后,通过预期情绪与即时情绪的比较考察被试情绪预测的强度偏差及其高估或者低估的特点,预期情绪与即时情绪的比较考察被试情绪预测偏差的持续时间偏差及其高估或者低估的特点。通过损失组和收益组、聚焦组与控制组、目标启动组与控制组情绪预测强度和持续时间偏差的比较,探讨青少年是否在情绪预测时表现为损失厌恶、聚焦错觉和动机预测偏差。通过小学、初中和高中三个教育阶段的比较探讨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的发展趋势。
    (二)
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的关系及其发展趋势研究
   
学生在参加完价格决策游戏之后报告是否愿意再参加一次决策游戏,7点计分,得分越高说明参加游戏的决策意愿越强烈。十分钟之后,被试采用PANAS-X再次评定其当下情绪,然后进入纸牌博弈游戏。电脑屏幕上有10张纸牌,其中9张“幸运牌“,1张“倒霉牌”,被试每翻开一张纸牌之后就需做出决策是继续翻牌冒险还是到此为止拿走奖励。翻开纸牌的数量越多,表明其决策行为越多。然后,分别分析收益的积极条件和损失的消极条件下,被试的情绪预测强度、持续时间偏差与决策意愿和行为的关系。通过小学、初中和高中三个教育阶段的对比揭示两者关系的发展趋势。
    (三)
青少年决策中情绪预测的生理机制
   
采用生理研究方法,展开三项内容的研究:第一,情绪被定义为改善生存的进化是应过程,表现出特定的、自动的生理反应,具有判断或评价事件的功能,愉悦、控制、确定、责任、努力的非沉思维度,并创造准备行动的状态。因此,在决策情景中测量生理反应是检验情绪对决策影响的有效方式。通过对决策生理唤起的考察,以确定能够有效反映决策生理唤起的指标,即不同线索刺激下决策执行阶段的皮肤电阻变化率和皮肤温度变化率的探讨;第二,通过对愉悦度预测组、唤醒度预测组和控制组在决策执行阶段皮肤电阻变化率进行比较,考察情绪预测对决策的影响;第三,通过对预测阶段与实际体验阶段情绪愉悦度和情绪唤醒度在皮肤电阻变化率和皮肤温度变化率进行比较,考察情绪预测精确性。
    (四)
青少年决策中情绪预测的脑机制
   
生理结果表明被试在生理唤起上实际体验的情绪唤醒度高于预测的情绪唤醒度。表明行为和生理上预测情绪和实际体验情绪有偏差,但偏差的表现不同。同时,以往对预测与实际经历的心理情境和神经过程方面研究所获得的结果较为不一致。有研究表明真实和想象的事件可以唤醒很多类似的心理和神经过程,然而也有研究表明预测和实际经历的心理情境是不同的。因而,需要通过对情绪愉悦度和情绪唤醒度在预测阶段和实际体验阶段脑区激活进行比较,考察情绪预测的脑机制。
    二、结论与对策
    (一)结论
    1.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及其发展特点的研究结论
    (1)青少年在情绪预测时表现出损失厌恶、聚焦错觉和动机影响偏差,即青少年存在来自于情感、认知和动机的情绪预测偏差,并且具有显著高估的特点;
    (2)情感和动机视角下,无论面对成功还是失败,青少年的情绪预测偏差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认知视角下,面对成功时,青少年的情绪预测偏差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但是面对失败时,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2.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的关系及其发展趋势的研究结论
    (1)情感、认知和动机的不同视角下,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关系的一致性:收益或成功时,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显著负相关且情绪预测偏差显著负向预测决策,损失或失败时,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显著正相关且情绪预测偏差显著正向预测决策。
    (2)青少年在面对收益或成功时:情绪预测偏差越大,越倾向于回避决策,情感、认知和动机视角下,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发展特点日益凸显;情绪预测偏差越小,越倾向于趋近决策,认知视角下,这一发展特点日益凸显,但在情感和动机视角下,高中生却表现出回避决策的特点。青少年在面对损失或失败时,情感、认知和动机三个不同的视角得出了一致的结论:情绪预测偏差越大,越倾向于趋近决策,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发展特点日益凸显;情绪预测偏差越小,越倾向于回避决策,但初中生却表现出冒险性。
    3.青少年决策中情绪预测生理机制的研究结论
    (1)皮肤电阻是能够有效反应决策执行阶段生理唤起的指标;
    (2)微小损失比没有损失的皮肤电阻变化率高,愉悦度预测组和唤醒度预测组在决策执行阶段皮肤电阻变化率低于控制组;
    (3)人们低估了情绪愉悦度,高估了略大损失的情绪唤醒度。生理结果表明,实际体验的情绪唤醒度高于预测的情绪唤醒度。
    4.青少年决策中情绪预测脑机制的研究结论
    (1)人们低估了情绪愉悦度,金额越高主观报告的情绪唤醒度越高。
    (2)情绪愉悦度预测较实际体验显著激活了三角部、脑岛、顶下小叶、山顶、上前扣带皮层、壳核和中央前回。
    (3)情绪唤醒度预测较实际体验有效激活了额下回、额中回、山顶、岛皮层、顶下小叶、后外侧前额叶皮层。
    (4)预测阶段有情绪产生,同时预测阶段较实际体验阶段需要更多认知努力。
   (二)对策
    1.针对情绪预测偏差对决策的不利影响,对青少年的情绪预测偏差进行矫正训练
    本研究发现青少年存在情绪预测偏差,表现出情感上的损失厌恶,认知上的聚焦错觉和动机影响偏差。在面对收益时,情绪预测偏差显著负向预测决策,青少年在未来的决策中倾向于选择回避,可能会错失良好的发展机会,长此以往,还有可能造成犹疑不定,缺乏主见的性格。而在面对损失时,情绪预测偏差显著正向预测决策,青少年在未来的决策中倾向于选择趋近,增加了冒险性,这对于青少年而言有时意味着危险。因此,情绪预测偏差是需要矫正的,是导致错误决策和行为的因素之一,增加情绪预测偏差的准确性,有利于在未来的积极或消极的事件中做出更加令人满意的决策。
    下面以“去焦点化”和“经验叙事”为例来谈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的矫正。(1)“去焦点化”的方法,即通过引导他们对未来其他生活事件(非焦点事件)的分心思考,以降低焦点事件对情绪预测的影响,实现降低情绪预测偏差,增加其准确性的目的。比如,在学生预测他们支持的校园足球队赢了或者输了可能体验到的情绪之前要求他们先完成前瞻性日记任务,也就是让他们报告在足球比赛结束后的几天里,他们将会花多少时间在各种各样的日常活动上(上课、吃饭、逛街、看电视等)。这样降低他们的聚焦错觉,进而降低情绪预测偏差。(2)经验叙事,即获得同伴的经验叙事信息可以降低情绪预测偏差,这里的信息是与未来事件相关或者相似的。比如,通过榜样人物对自己学习经验和获得成功经历的介绍,降低青少年们学习科学知识的畏难情绪,树立努力学习,勇攀科学高峰的信心。 
    2.理论结合实际,根据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的高估特点因势利导,发挥其积极的动力和适应功能
    情绪预测偏差在对青少年的思想和行为产生负面阻碍影响的同时,也具有积极的促进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其动力和适应功能方面。
    首先,情绪预测偏差的动力功能。有时人们在对未来情绪进行预测时甚至是有目的性的产生偏差,以促进自己付出更多地努力以获得(避免)积极(消极)结果的产生。高估未来积极事件的情绪强度和持续时间是促发人们更加努力地工作以获得成功的动力。比如,引导青少年夸大考取理想学校的积极情绪体验,就会促使更加努力学习和积极地迎接每一次考试的检验。积极的心理暗示,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对预期情绪的夸大。此外,积极情绪的预期可以使人们更加享受夸大情绪带来的快乐,如,这场音乐会将会是最美妙的巅峰体验。此外,高估对未来消极事件的情绪强度和持续时间可以促发个体的自我调节功能,推动人们现在努力阻止不好结果的发生,并为最坏的结果做好准备。比如,如果一个人预测考试失败会带来多么糟糕的情绪,并且这种情绪会影响他未来几周的学习和生活,那么他就有可能推掉聚餐或约会而去复习功课。
    其次,情绪预测偏差的适应功能。从进化论的角度看,情绪预测偏差是人顺应自然选择,适应进化,种族得以延续的客观必然。例如,损失厌恶是导致情绪预测偏差的来源之一,但已有研究发现,降低或者消除损失厌恶可能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的。双侧杏仁核损伤的病人不会表现出损失厌恶,但在实验室金钱决策任务中表现不佳并且做出许多可能威胁生命的决策。此外,情绪预测偏差还对个体的发展具有其他的促进功能。如,情绪预测偏差促使病者能够积极乐观地面对未来可能更加恶劣的病痛生活;情绪预测偏差可以促进师生、生生之间的沟通与合作。
    总之,情绪预测偏差有的时候是阻碍正确决策和个体发展的,有的时候有利于正确决策和个体发展。情绪预测偏差是否需要矫正取决于是否有利于促进个体乃至种族的延续和发展,权衡其成本和收益,才能决定是否需要矫正。教育工作者们根据具体活动的性质、学生情绪预测偏差的特点和发展目标的需要对学生进行矫正训练或引导。
    3.
根据青少年情绪预测偏差及其与决策关系的发展特点进行干预训练 
    第一,在情感和动机视角下,随着年龄的增长,无论面对损失或失败还是收益或成功,青少年的情绪预测偏差越来越大。小学是利用情绪预测偏差进行积极引导的关键期,如,引导他们预测参加有益活动(体育运动,学科学习)将带给自己的积极情绪体验,会促使他们主动活跃地参加到未来活动中去。再如,引导学生高估未来考试失败会带给他们的痛苦、悲伤、后悔等情绪,他们可能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学习上。鉴于学生的个体差异性,高估损失带给学生的消极情绪,可能会对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造成不良影响,因此,需要适时地对学生进行正确的得失观教育,心理弹性和情绪调节能力的训练等。对于初中和高中生而言,一方面要利用其情绪预测偏差进行积极引导,另一方面要进行情绪预测偏差的矫正。如,降低他们预测参加不良活动(电子游戏,打架)将带给自己的积极情绪体验,进而降低他们参与的欲望与需求,阻碍其行为的发生等。此外,随着年龄的增长,需要进一步加强学生认知能力的训练与提升,促进他们能够更加客观地认识和评价未来事件。
    第二,教育教学活动中,一方面,面对收益或成功时,对于情绪预测偏差大的青少年而言,年龄越大越需要激发和培养其参加有益身心活动的决策意愿和行为,而对于情绪预测偏差小的青少年而言,年龄越大,越是需要利用其决策意愿强烈,决策行为较多的特点进行科学的决策教育,但需要激发高中生参加有益身心健康活动的意愿和行为。另一方面,面对损失或失败时,对于情绪预测偏差大的青少年,年龄越大越需要加强科学决策的教育,避免冲动对其身心发展带来不良影响;对于情绪预测偏差小的青少年,需要激发和培养其参加有益身心活动的决策意愿和行为,但是对于初中生则需要加强科学决策教育。   
    总之,在日常的教育教学活动中,可以根据情绪预测偏差与决策的关系及其发展特点对青少年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教育,不仅促进其科学决策能力的提升,更加能够促进其身心健康地发展。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
京ICP备10028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