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20-11-01 星期日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路径研究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20-09-22   阅读次数:2021   作者:额尔敦陶克涛

    内蒙古财经大学额尔敦陶克涛主持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路径研究”(课题批准号:BMA170032。课题组主要成员:张哲、徐全忠、威力思、吴华、王刚、王春枝、张学众、赵云辉。
    一、内容与方法
    (一)研究内容

    1.“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的理论分析
    首先,基于地缘政治理论对中蒙经贸发展的背景、潜力以及蒙汉兼通人才需求的迫切性进行宏观分析;其次,在地缘政治理论分析基础之上,对中蒙多元文化渊源、多元教育进行梳理,对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人才培养的可行性进行论述;最后,基于教育经济理论、教育供给理论,对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培养分析的具体视角进行论述,奠定本研究的研究框架。
    2.“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需求分析
    在以上构建的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路径研究理论研究框架基础之上,本部分从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需求的宏观与微观两个层次进行研究,宏观层次方面主要包括:中国对蒙古国的直接投资对蒙汉兼通财经人财需求的影响分析,中蒙双边贸易对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需求的影响,经济增长对蒙汉兼通人才需求的影响,“中蒙经济走廊”带来的制度因素影响,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需求增长趋势等5个方面进行论述。微观层次方面主要包括: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需求调研的理论基础和模型,企业对蒙汉兼通人才的需求总量分析,蒙汉兼通人才胜任力分析等3个方面进行研究。重点把握了构建“中蒙经济走廊”这一战略环境对蒙汉兼通财经人才投入与智库支持的要求,既包括专业知识、工作能力、人格特征、职业品德等微观需求,也包括区域发展对财经类人才总量以及结构的宏观需求。
    3.“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给分析
    在基于以上蒙汉兼通人才需求分析基础之上,本部分主要对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给分析,主要有:首先,对内蒙古蒙汉兼通人才培养现状、蒙古国蒙汉兼通人才培养现状进行总结,其次,对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培养的影响宏观因素进行分析;再次,建立蒙汉兼通人才供给指标体系评价,对蒙汉兼通人才培养的微观因素进行分析;最后,基于政策支持与资金支持的现状,对蒙汉双语财经类人才供给进行分析。
    4.“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适切性分析
    在以上研究理论框架的指导下,在对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需求与供给现状、特征分析基础之上,建立“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适切性分析模型,定量定量刻画“经济带”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求之间的适切性,并对其对接运行机制进行分析,发掘其内在原因。主要包括:蒙汉兼通财经人才素质能力耦合协调度模型构建,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素质能力耦合协调度分析,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适切性结果分析等3个方面的内容。
    5. “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路径和模式
    结合实证分析的结果,从国家宏观指导和高校人才培养层面提出政策建议,提出蒙汉兼通高等财经人才培养的创新路径及其政策体系。具体包括:中蒙两国财经类专业本科人才培养的比较分析,我国高校蒙汉双语授课人才培养模式的横向比较,我国高校蒙汉双语授课模式维度分析等内容。
    6. “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的政策建议
    从宏观层面与微观层面提出 “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的政策建议。
    (二)研究方法
    1.文案调查法:通过收集各种媒介信息及政策文件,对相关研究与实践成果进行梳理与述评;
    2.问卷调查法:通过设计针对不同调查对象的问卷,收集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供求现状的原始数据;
    3.深度访谈法:通过对利益相关者的深度访谈,获取信息的深度挖掘;
    4.模型分析法:构建素质力模型以及耦合度模型,定量刻画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求之间的适切性,并对其影响因素、机制等进行剖析;
    5.案例分析法:通过典型案例分析,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的战略路径以及政策体系的形成提供参考。
    二、结论与对策
    (一)结论

    1. “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给方面
    (1)目前越来越多的高等院校招生与就业已呈现出一一对应的趋势,尽管这期间存在着培养周期上的时滞,但从总体的趋势上仍能够反应人才市场的需求趋势。
    (2)社会对财经类人才需求日益迫切,尤其是高端人才,这一点不仅表现在用人单位的招聘与每年毕业生的就业率方面,各个高等教育机构财经类专业的增加和在校学生的逐年增长。
    (3)随着经济走廊的建设,中蒙两国在经济方面的合作日益深入,对于高端人才需求日益迫切,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作为一种复合型的高级人才,对其需求的态势也相应增强。
    2.“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需求方面
    中国方面:
    (1)蒙汉兼通财经人才数量严重缺乏、专业水平较低。
    (2)社会需求与高校人才培养不相适应,培养目标不明确的问题更加突出。
    (3)课程设置欠佳、缺乏系统性,高校就业指导与社会实践不衔接。
    蒙古国方面:
    (1)蒙古国蒙汉语教学课程的设立需进一步改善。
    (2)需要提高蒙汉语教育培训水平。
    (3)蒙古并不十分重视提升其软实力。
    3.“中蒙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适切性分析
    通过比较国内高校与蒙古国高校课程内容设置与人才培养目标对学生就业后的影响,蒙古国高校在人才培养方面更加注重与企业需求接轨,人才供需适切性更好。反之,国内高校改善课程设置、转变人才培养目标是亟需解决的问题,为提高国内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需适切性,高校应该以满足社会需求为目的来进行教学建设,培养适应新时代的人才,同时应加强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尤其现阶段急需高技能人才的培养,适应市场的新需求,在对学生的考核方式方面,应加强对学生动手操作以及实践技能考核的力度。
    (二)对策
    1.宏观政策建议
    (1)中蒙双方要充分认识加强蒙汉双语财经类人才培养的重大意义。“现在的经济竞争已经不仅仅是两国之间,而是发展到全球范围内,简单的看比的是一个国家的GDP,其本质上是该国人才的竞争(魏丽卿等,2008)。”人才的培养,特别是对高级人才的培养教育与经济发展起着重要的互补作用。
    (2)中国要适度加大对蒙古国教育事业的援助,增强蒙古国蒙汉双语财经类人才培养的能力。蒙古国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入不够,“高校的运行资金不是很充足,政府主要负责教师的工资薪金,对于其他方面的则支持较少,导致学校的发展相对受到限制。我国从过去就对蒙古国的援助和贷款给予很多帮助。为了在教育方面的合作和蒙古国有更深入的进展,增强蒙古国培养蒙汉双语财经类人才的培养能力,我国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主要院校和重点办学的项目进行一定程度的帮助和扶持。
    (3)要将国家文化作为蒙汉双语财经类人才培养的必修课。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飞速发展,国际地位也在不断提升。世界各国与我国开展了各种各样的经济贸易合作,并逐步成为中外交流合作的主要方面,伴随着带动了人文范围内的互惠互通。目前我国与蒙古国对外交流方面存在着一些问题,缺乏的正是能在蒙语语境中阐明中国观点和中国立场的人才,这就明确了在蒙汉双语人才的培养过程中必须大力弘扬本土文化,把历史上的中国、当代的中国以及俩者之间的文化传承关系讲清楚。蒙古国很大一部分学生对20 世纪以来中国的历史也缺少一定的了解,对于现在中国的政治模式和发展道路更缺少完整的认识。因此,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中国的当代文化应当作为蒙汉双语人才培养的必备课程,这也是人才培养在中蒙对外交流逐步加深过程中的必由之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对人才提出“正确认识中国特色和国际比较;全面客观认识当代中国、看待外部世界;正确认识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的要求,因此,作为中蒙两国经贸文化范畴内的沟通者,在蒙汉双语人才的培养上要首先践行这一要求,正确看待自我和他人,要在深厚的经济、文化基础知识之上努力培育人才,不然用零星、片面、感悟为基础的沟通则会使文化的有效性和作用力大幅度减少。
    (4)高校积极开展与中蒙国家双向交流,培养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首先,负责“中蒙经济走廊”建设的相关部门制定激励政策和措施以鼓励高校培养蒙汉兼通财经人才,通过国家资金和高校发展经费的支持为高校老师、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提供留学和访学的机会,让他们学习不同的语言并且进一步了解中蒙经济走廊的现状,让蒙汉兼通财经人才树立投入中蒙经济走廊建设的价值观和服务意识。其次,财经院校应加大与蒙古国的交流生的数量,提高交流生的教育质量,注重综合性人才的培养。再次,国家应制定人才引进政策和提供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吸引更多中蒙汉兼通财经人才投入到中蒙经济走廊中。
    (5)企业联合重点培养和提供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对于参加工作的蒙汉兼通财经人才更多关注的是企业规模,企业规模影响了蒙汉兼通财经人才的供给。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联合“中蒙经济走廊”建设中有项目的企业成立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小组,减少企业规模对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供给的影响,并且对蒙汉兼通财经人才进行针对性的培养,为蒙汉财经人才提供到国际组织和机构学习的机会,提高他们的综合能力,为中蒙经济走廊提供高质量的蒙汉兼通财经人才。
    (6)重视对蒙汉兼通财经人才价值观的引导,建立人才考核评价体系。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属于高端知识性人才,自身的价值观对其价值实现影响很大。中蒙经济走廊建设还需要大量人才,在推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存在着许多发展机遇,要鼓励更多的财经人才敢于担当和奉献,积极地参与到当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另外要建立、健全蒙汉兼通财经人才考核评价体系,方便在人才引进、人才培训、人才激励等各个环节动态、精准进行人才管理,尊重人才的同时把人才为促进区域经济建设发展带来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化,还可以了解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在不同阶段的需求并且解决他们面临的不同问题,为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实现自我价值、稳定高效服务中蒙经济走廊建设提供前提保障。
    2.微观政策建议
    (1)加强财经类相关专业的学科建设。地区高校应该结合企业对学生的需求和自身的优势,合理的设置专业。从学历层次上来看,大多数的企业目前对于学历层次为本科的财经人才需求量最大,因此地区高校在培养人才时不能盲目的追求对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在本科教育阶段应该投入大量的资源与精力。从地区高校的办学类型看,以内蒙古地区为例,由于教育资源短缺等原因,大多数的高校并不是研究型大学,从目前或者往后的一段时来看,设置更多的应用型专业,培养更多专业、高素质的应用型人才更为现实。地区高校在学科专业上应该要遵循“精而专”,不能忽视了“经济走廊”中企业在人才方面的需求,只追求“大而全”的学科建设。地区高校要把握好自身的地理位置优势,从自身的定位出发,将自身的办学条件与“经济走廊”区域经济发展的特色相结合,建立好适合自己学科研究发展与建设的独特办学方式,形成自己的学科优势。地区高校也应该有这样一个意识:对于蒙汉兼通财经人才的培养,不仅仅是为了顺应社会的发展,服务于“经济走廊”的建设,也是拓展自身办学视野、提升办学实力的机遇。
    地区高校凭借着自身特有的历史背景与区域优势,在长期的发展与沉淀中形成了有一定竞争力的优势学科,这些高校可以立足“经济走廊”,集中自身的条件与资源培养财经类专业相关的优势学科,让这些优势学科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影响作用甚至可以有着领先的地位。同时在重点发展优势学科上,还要坚持特色发展与创新相结合。随着优势学科的不断发展,为企业提供优质人才,为学校吸引优质教师,使学校的优势学科得到长远发展,地区高校的核心竞争力得以提升。
    为了更好的促进“中蒙经济走廊”的发展,地方高校应结合各自学校的特征及优点,设置一些实力超强、真正“叫得响”的财经类相关专业,把零碎的分散的资源整合起来使其成为优势专业从而打造精品课程。在设立优势专业、优秀学科的发展过程中,要进一步分析和推广其发展模式和建设状况。为了更好的开展教学实践,要将科学研究理念与教学实践系统有机的结合起来,将实践活动不断地应用到教学过程中的案例素材中去,从而使教学内容具有前沿性、新颖性和务实性,这也是一种高校在教学水平方面的深入变革及试验。而且,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的唯一标准,经历实践切实检验的知识在课堂上常常比书本上的知识更加生动形象、更加便于理解、更加具备说服力。地方高校对具有较强吸引力的优秀学科要进行进一步的强化,给“经济走廊”培育出许多具有专业素养和高素质的蒙汉兼通财经类优秀高等人才,从而为“经济走廊”的建设贡献其应有的力量。
    (2)加强“经济走廊”蒙汉兼通财经人才的培养。“经济走廊”的建设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高素质“人”的参与,需要让这些高素质人来作为强大的后备力量。地方高校是重要的教书育人与学术研究的场所,决定了中、蒙两国各高校在国家“经济走廊”中肩负着重大的使命,这个使命是不可推卸的,两国需尽心竭力的去完成这个使命。根据国家战略和实际需求来制定和完善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培养方案,有利于“经济走廊”财经类人才的建设。地方高校应结合“经济走廊”,根据自身实际发展情况,为“经济走廊”提供大量所需人才。课程设置要因地制宜,根据当地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进行合理的规划,除了要注重培养学生的专业素质能力,也要重点关注学生的技能培养和综合能力的养成。在学制上,要重视将学年学分制和弹性学制相结合;在课程设置上,要注重课程结构、体系和课程内容改革,增加实践性的教学,拓展视野;在教学和考试方式改革上,要重点关注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动手能力,注重学生的技能养成和实践能力的培养,增加实习实训方面的锻炼。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是学校培养的专业人才,要加强毕业生的跟踪管理,增加与他们的联系,这可以对将来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提供现实依据和基础信息,还可以与企业建立良好的关系,拓宽学生培养领域和渠道。蒙汉兼通财经类人才还具有特殊性,高校需加强特殊能力的培养,例如,加强语言的培训力度。内蒙古地区各高校均有针对增强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的少数民族预科班,在进入本科阶段的学习之前,先进行一年语言以及基本的大学基础课的学习,为日后的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这样的教育会使学生的汉语水平有很大的提升,对日后的专业课学习积累信心。内蒙古高校的少数民族预科教育还需要加大教学力度,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在教学管理、教学方法上面仍存在一些问题。
    以内蒙古来说,大多数的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在进入大学之前接受的教育主要形式是蒙语授课,教学内容相对于汉语授课学生的内容较为简单,教育经历与汉语授课学生之间有一定的差距,有些高校考虑到这类学生的实际情况,在对学生授课时,会考虑将教材内容简化,这会导致学生在知识获取方面有一定的劣势。“蒙汉兼通”型人才培养模式的目标是要培养满足“经济走廊”的“蒙汉兼通”型和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的双语人才。高校应紧跟社会发展的步伐,培养方案应与人才市场的需求一致,培养社会所需要的人才,因此,地区高校对学生的就业管理要加强。另一种情况是大多数接受汉语授课的学生并没有接触过蒙语,这是目前蒙汉兼通财经人才培养亟需解决的一个问题。这就需要高校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对能够熟练运用蒙语的学生加强课业知识的传授,对没有语言基础的学生却有意向成为蒙汉兼通财经人才的学生除了在进行专业课知识传授的同时进行一些语言上的培训。因此高校应根据不同学生的实际情况与学校自身的情况,制定出能够提升学生教育质量的教学方案,在迎合专业发展的基础上,注重职业发展前景,在此基础上,学校也应该适当的增加实践操作课程,锻炼学生的实践能力。
    (3)建立完善的就业指导体系。高校有必要为学生开展就业指导,一方面可以帮助并引导毕业生有正确的自我认识,有助于他们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另一方面还可以帮助高校进行教学内容改革,提升教学质量,为社会提供所需要的人才。高校要构建全方位、全过程、系统化的实践体系,为学生提供实践岗位,使学生可以将理论知识与实践相结合,毕业之后可以快速融入“经济走廊”建设。给从培养“一带一路”所需的财经类人才的目的入手,提高蒙汉兼通人才的专业素质,优化专业课程设置。实现优质专业的辐射和带动效应,以提升地方高校服务“经济走廊”的能力。
    (4)构建“校企合作”平台。企业是人才需求的主体,也是大学生理想的“职业归巢”。企业和高校之间相互合作主要体现在:高校作为人才培养的基础,根据企业需求进行初步的人才培养,相应的向企业输送所需人才。其次,企业根据自身的特点,为了适应社会发展进一步对员工进行培训,尤其是新入职员工,培养真正符合自身企业需求的人才。而新入职员工中,大学毕业生占较大比重。因此高校可以根据企业对于新入职员工的培训要求,调整高校的人才培养方案,高效的向企业输送真正所需要的人才。可见,企业和高校的相互依存、互利共生的关系为双方的合作到一定促进作用。
    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高校,我国本科院校大多数在学生大三时期就会进入到专业课实践阶段,在这个基础上,高校可以通过校企合作的形式制定学习课程,同时企业人力资源部门也应该积极招收学校的实习生,不仅可以为企业注入新鲜的血液,也可以锻炼学生的实践能力与综合素质。同时,可以促进企业积极转变用人观念,建立科学的用人制度,与高校加强联系,使企业拥有一个低成本、高效率的人力资源库。不仅如此,开发人力资源、构筑人才高地已成为各级政府和用人单位的共识,对于身处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人才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中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每一个企业在选择高校时,都会考虑高校的学科特色、人才优势,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个性化人才并对口输送到企业的各处。高校在选择企业时,要选择岗位需求量大、能提供明确工作岗位的企业。企业通过“双选”的方式来与毕业生进行互选,这样可以为企业提供所需的财经人才,满足企业对蒙汉财经人才的需求,同时也体现出不同学校的优势与特色,确保蒙汉兼通人才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企业去服务,促进了高校毕业生就业与企业招聘的无缝对接,达到学校和企业双赢的目的。
    (5)加强蒙汉双语教师队伍建设。第一,在国际组织支持下,制定培养目标。“中蒙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战略下的重要组成部分,培养国际化视野的蒙汉兼通人才是其迫切目标,国际机构教育援助项目通过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为中蒙两国的蒙汉双语教师的队伍建设制定了培养目标,为对外教育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推动了中蒙两国蒙汉双语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第二,在经济金融实体组织支持下,适切性培养教师队伍。“中蒙经济走廊”促进了中蒙两国的经济发展,在国际金融实体组织的支持下,蒙汉双语教师应该顺应经济发展趋势,深入基层实践,采用跨国培养与引进人才方法,造就一支具有国际视野和创新思维的蒙汉双语师资队伍。第三,在中蒙两国政府指导下,建立教师队伍质量评价体系。中蒙两国应根据本地区的情况,建立多元的蒙汉双语教师队伍质量评估体系。在评估主体上,既要包括各蒙汉双语教育的利益相关者,如蒙汉双语教育的实施者、管理者、接受者,又要包括蒙汉双语教育的利益无关者,如引进公众、媒体等社会力量的评估。在评估内容上,既要从教学成果、目标达成等角度进行结果性评估,又要进行过程性评估。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
京ICP备10028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