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9-07-16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促进生态学研究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9-06-28   阅读次数:327   作者:向剑锋

    西南石油大学向剑锋主持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促进生态学研究”(课题批准号:CLA140163)。课题组主要成员许汪宇、吴薇、陈庆果、何晓龙、胡辉、李永刚、彭亮。
    一、内容与方法
    (一)研究内容

    研究已广泛证实体力活动与体质健康之间存在明确的量效关系,体力活动不足是导致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下降的重要因素之一。在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的研究与实践中,健康促进理论具有广泛的应用价值。其中,健康促进生态学理论既强调个体层面的健康行为影响因素,更强调周围环境因素对健康行为的影响,有助于全面、系统地开展体力活动研究。当前学界对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研究还十分有限,应用健康促进生态学理论深入研究该群体的体力活动行为与体力活动环境对更好地开展青少年健康促进工作具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基于此,本课题从以下几个内容着手开展研究:
    (1)深入分析国内外关于青少年体质健康与体力活动的学术研究成果,系统总结体力活动对青少年体质健康的影响,梳理各层次健康促进理论在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与健康促进中的研究与应用情况,形成清晰的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理论框架。
    (2)以初中、高中和大学共三个学段的体质弱势青少年为对象开展抽样调查与访谈,分析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行为特点与总体水平,归纳该群体的体力活动环境特征。
    (3)应用健康促进生态学理论,构建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促进生态学模型,分析不同纬度生态学因素的影响以及各纬度之间的交互作用,提出促进该群体参加体力活动的策略措施。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假设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水平受个体、人际、社区等多维环境因素的影响,不同学段青少年所处的生态学环境有所不同。因此,本研究以健康促进生态学理论为总体框架,采用验证性因子分析等方法对大样本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建立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生态学模型,对该群体的体力活动行为与体力活动环境进行深入分析。根据上述思路,本课题研究方法以问卷调查为主,辅以文献资料法、访谈法、数理统计等其它方法。
    1. 文献资料法 
    收集整理当前国内外有关青少年体质健康和体力活动等方面的学术成果与实践案例,梳理当前健康促进理论模型尤其是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生态学模型的理论框架。
    2.问卷调查法
    根据我国青少年体力活动特点改良《国际体力活动问卷(长卷)》,参考加拿大《儿童青少年体力活动报告》、《上海市儿童青少年体育健身指数》等资料设计青少年体力活动环境调查问卷,采用李克特五级评分法设置答案,“完全不认同”、“不太认同”、“基本认同”、“认同”及“非常认同”分别计1、2、3、4、5分。经信效度检验并对问卷题项进行优化后,对我国代表性城市的初中、高中和大学进行分层抽样调查。
    3.访谈法
    就当前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态度、行为及外部环境等内容,对部分调查对象、家长以及部分学校分管学生体质的负责人进行访谈,深入了解该群体的体力活动特点及其面临的问题。
    4.数理统计法
    使用SPSS19.0进行一般统计学处理,应用相关分析、探索性因子分析等方法,深入探究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水平及其影响因素。使用AMOS 21.0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检验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生态学模型的适配度,探究各生态学因素对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的独立影响与交互作用。根据有效问卷奇偶序号将总样本划分为两个部分,奇数序号样本用于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偶数序号样本用于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
    二、结论与对策
    (一)结论

    1. 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水平总体较低,屏幕时间和久坐时间较长,具有一定的学段和性别特征,女生体力活动低于男生,高中阶段体力活动水平低于初中和大学阶段,在三个学段的末期体力活动水平都迅速降低,高三学生的体力活动水平最低。根据IPAQ体力活动分级标准,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水平集中在低水平和中等水平。
    2. 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可概括为由5个二阶因子和8个一阶因子所组成的生态学模型,该群体对一阶因子的认同度从高到低依次为学校条件、体育教学、社会重视、个体因素、社区设施、同伴互动、家长支持和社区氛围,对二阶因子的认同度从高到低依次为学校环境、政策环境、个体因素、人际环境和社区环境。各环境纬度发展不均衡、不充分、不协调的问题较突出,虽然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的学校环境和政策环境较好,但体力活动环境总体不佳,社区环境和人际环境较差。
    3. 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环境具有一定的学段特征,二阶模型中的二阶因子得分呈初中、高中、大学依次递减的趋势。初中生的体力活动生态学环境略好于高中生和大学生;高中生的“体育教学”、“家长支持”和“社区氛围”以及大学生的“学校条件”和“同伴互动”纬度得分较低。
    4. 个体因素、社区氛围、同伴互动和家长支持4个一阶因子与体力活动水平具有低度相关性。生态学模型中近端因素对个体的影响高于远端因素,个体因素对体力活动行为的影响最大,其次为人际环境和社区环境,政策环境对个体的直接影响最小。
    5.五个二阶因子的整体联动性不高,仅“人际环境-个体因素”、“政策环境-学校环境”及“学校环境-人际环境”三个路径系数较高。政策环境主要通过学校环境等纬度对个体产生间接影响,学校和社区重点通过人际环境来间接对个体施加影响。
    以上结论总结了当前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水平与生态学环境现状,以及各环境纬度对体力活动的影响。为了更好地理解上述结论,特进行如下阐述与分析:
    1. 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日均高强度体力活动时间、中高强度体力活动时间、屏幕时间分别为17.84±13.92min、64.73±36.51min和104.88±90.46min,男生高于女生。根据IPAQ体力活动分级标准,体力活动处于低水平和中等水平的比例分别为39.06%和41.05%。虽然大学一、二年级学生的体力活动水平处于青少年时期的最高值,但大四迅速回落到高中水平,这可能与国家规定大学前两个年级必须开设体育课有关。体质弱势青少年日均久坐时间为7.99±2.89h,无性别特征。日均屏幕时间超过2h的比例为46.62%,在大学阶段比例高达68.11%;中学阶段女生屏幕时间始终低于男生,总体上处于每日2h以下水平,但进入大学阶段后男女生屏幕时间接近,且四个年级均超过2h的警戒线,均值达148.5min,大四屏幕时间最长。
    2. 影响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的8个一阶因子包含31个题项,共解释59.81%的方差变异量,问卷Cronbach α系数为0.910,8个维度的Cronbach α系数在0.613~0.862之间,说明问卷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各一阶因子的得分均值区间为2.80~4.01,“社区氛围”得分最低。一阶因子得分总均值为3.47,位于“基本认同”和“认同”之间,仅“学校条件”得分超过4分,说明当前我国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环境总体不佳。
    3. 由5个二阶因子组成的生态学模型M1具有较好的拟合度(X2/df=2.496,GFI=0.932,NFI=0.901,IFI=0.925,RMSEA=0.051),说明能较好地解释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体力活动生态学环境因素。格林模式也可用于该群体的体力活动影响因素分析,但模型拟合指标略低于M1,得分从高到低依次为强化因素、倾向因素和促成因素。在二阶模型中男生的人际环境优于女生,在学校环境上无明显的性别差异,人际环境可能是男女生体力活动水平差异的重要原因。
    4. 在8个一阶因子中个体因素的方差贡献率最高(占12.3%),与体力活动水平的相关性也最高(r=0.312,p<0.01),说明体质弱势青少年的认知、态度、信念等个体因素对其体力活动行为起到决定性作用。但是,多项研究显示该群体往往重文化学习、轻体育锻炼的思想较重,在体育活动中的内生动力不足,思想包袱较重,其活动时间、活动量尤其是大强度活动少于体质正常学生。体力活动可明显改善“躯体化”、“焦虑”和“人际交往敏感”等层面的心理问题,学校、家庭等应协调配合,共同促进该群体加强对体力活动的认知和投入。
    5. “学校条件”与“体育教学”两个一阶因子共可解释问卷14.19%的方差变异性,且“学校条件”得分也较高,说明体质弱势青少年的学校环境总体良好。但是,学校环境仅与视频时间及静坐时间呈低度负相关关系(p<0.05),与其余因素之间的相关性都较弱(p>0.05),说明学校活动具有很强的统一性,对体质弱势学生的针对性干预较少,故而对该群体体力活动行为的影响较低。《中国儿童青少年体育健身指数评估报告(2017)》显示,青少年学校环境得分较高,但体力活动水平较低,本研究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体质弱势群体往往运动能力较差,在学校体育尤其是课外体育竞赛中,易被教师和同学忽视,产生挫败感、孤独感等消极情绪,体力活动与健康水平之间易形成互为制约的恶性循环,不利于其建立良好的体力活动信念和行为习惯,因此学校对该群体的重视和针对性干预尤为重要。与学校环境相比,同伴互动、家长支持和社区氛围3个一阶因子的得分虽然较低,但与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具有明确的相关性(r=0.134~0.288,p<0.01),说明这些因素是影响该群体的重要方面,也是未来值得重点加强的方面。
    6. 从生态学模型可以看出,与个体因素相关性最高的是人际因素,而对人际因子贡献较大的是“同伴互动”;虽然学校环境、社区环境对个体因素的直接影响较低,但它们与人际环境的相关性较高,提示学校和社区除了直接作用于个体之外,还重点通过人际环境来间接对个体施加影响。但是,受家长教育水平、家庭经济条件、社会教育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不同家庭对子女体力活动的支持程度存在较大差异,部分家长反而成为制约青少年参加体力活动的最大因素。在中考等制度的影响下,家长对子女参加体力活动的支持逐渐提高,但研究发现家长“言传”意识较好但“身教”行为不足。体质弱势青少年以肥胖群体为主,急需加强体力活动,改善身心健康状态。但本研究中“家长支持”得分列倒数第二位,说明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未得到家长的足够重视。此外,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人际关系往往较普通学生差,在交往中容易被嘲讽、孤立,易产生孤僻、逃避的行为倾向,不利于其体力活动与健康水平提升。可见,在同伴互动方面,体质弱势青少年面临的人际环境也急需改善。
    7. 社区环境是5个二阶因子中得分最低的因子,多项研究也显示我国社区环境是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工作中的薄弱环节。本研究中,“社区氛围”得分(2.80分)未达到“基本认同”水平,大幅低于“社区设施”(3.45分),说明社区体力活动环境的软件建设滞后于硬件建设。由于当前我国青少年主要活动场所在学校,社区体育设施和体育活动主要服务于成年居民,忽视了对青少年的教育与引导,对体质弱势青少年的关注尤其欠缺。
    8. 政策环境是体力活动影响因素中最宏观的层面,其影响最为广泛。本研究中政策层面得分较高,说明国家对青少年体力活动的重视得到了体质弱势青少年的认同,舆论的广泛宣传对青少年的体力活动认知也起到了积极的影响。但是,与社区、家庭相关的体力活动促进政策较少,直接涉及体质弱势青少年体力活动的政策极少。同时,我国非政府组织对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工作的支持还有限,近三年来国家体育总局及部分专业机构陆续发布了《全民健身指南》、《中国儿童青少年身体活动指南》、《中国儿童青少年体育健身指数评估报告》等重要资料,各大媒体也进行了广泛报道,对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政策起到了很好的补充作用,今后此类工作还需持续推进。
    9.在模型M1五个二阶因子的交互关系中,除了“人际环境-个体因素”、“政策环境-学校环境”及“学校环境-人际环境”三个路径系数大于0.8之外,其余路径的相关性集中在0.7以下,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各因子之间的联动性较差。学校环境、社区环境与人际环境的相关性较高,对个体因素的直接影响较低,提示学校和社区重点通过人际环境来间接对个体施加影响。“政策重视”仅对学校环境的影响较大,对个体因素的直接影响较低,说明政策环境目前主要以学校为中介对个体施加影响,其它层面的中介作用尚需加强。
    (二)对策
    1.政策环境在体力活动生态学环境中处于远端,对个体直接作用较小。但政策制定部门应充分重视当前体质弱势青少年群体体力活动水平低下的现状及其对个人和国家的深刻影响,从宏观角度顶层设计,发挥积极的政策导向作用,继续狠抓学校体育工作,督促学校严格执行学生体质健康测试相关政策,并对测试不及格学生开展针对性的健康促进干预措施。本研究还显示体质弱势青少年的人际环境虽然较差但与个体的关系最大,社区环境在该群体体力活动促进工作中发挥的作用也十分有限,可见上述两个纬度将是未来体力活动促进工作的重点。因此,政策制定部门应重视社区与家庭体力活动环境健设,建立由政策主导的多方协同、相互联动的体力活动促进机制,着力解决各环境纬度之间不均衡、不充分、不协调的矛盾。
    2. 各生态学环境内部需均衡、协调发展。学校领导、教师真正落实健康第一的学校体育思想,突出以人为本,对体质弱势学生的体力活动促进工作加以足够的重视,在硬件建设的同时重点加强校园体育文化和师资队伍建设,满足该群体在活动项目、活动时间、教学指导等方面的需求,加强心理健康教育,促进其身心健康水平的提高;社区应在加强体育设施建设的同时,更应加大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引培力度,有组织地开展群体活动,与家长一起动员体质弱势青少年投入体育锻炼;家长尤其应关心子女的身心健康状态,重视家庭教育的基础作用,自觉加强锻炼,建立榜样示范效应,为子女参加体力活动提供充足的精神与物质支持,与学校和社区的体力活动促进工作协调配合,互为补充。
    3.应把握性格发展和习惯培养的关键阶段,加强对青少年的早期教育,尽早建立良好的生活行为习惯,预防肥胖等疾病的发生。在对体质弱势群体的体力活动干预中,可应用个体层面的健康促进理论深入分析其心理特征和行为特征,并充分考虑不同学段、性别的差异,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提高体力活动干预的实效性。高中生阶段是体质弱势学生体力活动最少的时期,其升学压力较大,“体育教学”、“ 家长支持”和“ 社区氛围”三个纬度的得分处于三个学段最低值,提示体力活动干预应重点从这三方面入手。
    4. 社会力量应积极参与青少年体力活动促进工作,发挥自下而上的力量,加强对体质弱势青少年的关注与投入一方面,可充分发挥《中国儿童青少年体育健身指数》等学术资源的作用,通过科研、教育、卫生等部门的通力合作,定期开展青少年体力活动及其影响因素的调研、评价与分析,并向策略制定部门、策略执行部门及公众开展有效的宣传,普及体力活动促进的知识与理念,促进研究与实践的有效衔接。另一方面,应进一步释放市场潜能,积极落实国家体医结合产业政策,培育青少年体育健康产业链,为体质弱势青少年提供市场化体力活动供给。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