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9-03-23 星期六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对城镇化影响的比较研究:基于水平、质量和结构视角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8-12-27   阅读次数:2107   作者:阚大学

    南昌工程学院阚大学主持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对城镇化影响的比较研究:基于水平、质量和结构视角”(课题批准号:CFA140137)。课题组主要成员吕连菊、赖永剑、刘义杰、曾维林、王进、巫雪芬。
    一、内容与方法
    (一)内容

    第一章是绪论。包括选题意义及研究价值;研究思路、主要内容与研究方法;研究目标、拟解决的关键问题与创新之处;核心概念界定,主要是城镇化水平、城镇化质量和城镇化结构概念的界定。
    第二章是国内外文献综述。主要包括教育与城镇化互动关系的理论研究综述;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影响研究综述和城镇化结构研究,最后是对上述研究成果的一个总结和简要评价。
    第三章是中国教育与城镇化进程的现状与问题。主要包括中国普通教育的现状与问题;中国职业教育的现状与问题;中国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的现状与问题。
    第四章是教育对城镇化进程的影响机理分析。主要是建立一个较为完整的理论框架探讨教育通过哪些途径影响了城镇化水平,通过哪些机制影响了城镇化质量,以及通过哪些效应影响了城镇化结构。
    第五章主要是分别就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教育与城镇化水平、城镇化质量、城镇化结构的关系进行因果分析。主要是利用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和Granger因果检验进行实证研究。
    第六章是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对中国城镇化水平影响的比较实证分析。主要是比较实证分析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整体上对中国及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城市城镇化水平的影响以及普通高等、中等和初等教育与高等、中等和初等职业教育六种层次教育对中国及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城市城镇化水平的影响。实证分析是在依据国内外学者关于城镇化水平影响因素的研究基础上,基于市级面板数据,构建一个以城镇化水平为被解释变量,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各为解释变量,同时纳入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经济开放度、城乡收入差距等控制变量的计量模型,同时加入被解释变量的滞后一期,涵盖未考虑到的其他影响因素。在对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和协整检验基础上,利用系统广义矩估计法克服内生性和共线性问题进行实证分析,然后进一步以六种层次教育为解释变量,再次比较实证研究。
    第七章是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对中国城镇化质量影响的比较实证分析。主要是比较实证分析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教育对中国及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城市城镇化质量影响。实证分析也是在依据国内外学者关于城镇化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基础上,基于市级面板数据,构建一个以城镇化质量为被解释变量,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为解释变量,同时纳入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劳动生产率、基础设施水平、城乡收入差距、医疗水平、环境污染等控制变量的计量模型,同时加入被解释变量的滞后一期,涵盖未考虑到的其他影响因素。在对数据进行相关检验基础上,也利用系统广义矩估计法进行实证研究,然后进一步以不同层次教育为解释变量,再次比较实证研究。
    第八章是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对中国城镇化结构影响的比较实证分析。主要是比较实证分析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教育对中国城镇化规模结构和城镇化空间结构影响。本章依据研究城镇规模与城镇规模结构影响因素的国内外文献,结合实证需要,以计算出的城镇化结构为被解释变量,分别以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教育为解释变量,同时纳入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经济开放、城乡收入差距、基础设施条件、国有经济比重、固定资产投资、政府财政支出等控制变量,加入滞后一期的被解释变量进行实证研究,进而得到不同类型不同层次教育是否导致中国及三大地区城镇人口规模分布趋于分散还是趋于集中。
    第九章是发达国家教育在城镇化进程中的作用及经验启示。主要包括美国、英国、日本等国的普通高等教育,德国、瑞典、美国等国的高等职业教育,英国、德国等国的中等职业教育在城镇化进程中的作用及经验启示等。
第十章是提高中国城镇化水平、质量和优化城镇化结构的教育发展建议。主要是结合实证结果和第九章的经验启示,提出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城市重点发展不同类型不同层次教育,然后围绕相应类型层次教育,针对该类型层次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发展该类型层次教育的具体建议,以推进新型城镇化。
    (二)方法
    一是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相结合,主要是理论分析了教育对城镇化的影响机理,并实证研究了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对中国城镇化的影响,一方面验证理论分析,一方面为提出建议奠定实证基础。
    二是综合分析与比较分析相结合,综合分析是指综合了众多国内外文献,分析了教育对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的影响机理,同时也比较实证分析了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教育对中国及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城市的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的影响。
    三是计量经济学和统计学等方法,在实证分析时,利用了面板平稳性检验、协整检验以及系统广义矩估计方法等计量经济学方法;并运用到首位度指数、基尼系数、赫芬达尔指数和熵值法等测度方法。
四是调查研究法,一方面到不同地区部分院校调研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一方面对于实证时部分原始数据的缺乏,将通过调研获取。
    二、结论与对策
    (一)结论

    1.中国及三大地区普通教育规模大幅提高,但普通高等教育资源不足,教育资源区域分配不合理、普通高等教育资源投资效益较低、高校定位不清晰,办学理念滞后,教学质量下降,就业问题突出,普通中等教育经费投入不足,投入不均衡,个人分担比例较高、普通中等学校师资数量不足,素质有待进一步提升、普通中等学校办学形式单一。职业教育也取得了显著成绩,规模大幅提高,但还存在诸如高等和中等职业院校平均规模较小,师资队伍不足和水平不高、职业院校经费投放不足,办学条件较差、培养模式单一,校企合作浮于形式、职业教育区域分布不均等问题。还发现中国城镇化水平大幅提高,但与常态经济发展对应的城镇化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中国城镇化质量较低,中国城镇化水平和质量区域分布严重不均衡,东中西部城镇化水平和质量差距较大,且三大地区内部省份间的城镇化水平和质量差距较大。2000年以来中国城镇化规模结构逐渐趋向均衡,但目前失衡依然明显,其中东部最均衡,中部次之,西部较为失衡。
    2.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通过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促进农村妇女转移、改变生育观念,减缓城镇人口增长等方面影响了城镇化水平。通过优化人口结构、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提高劳动力质量、促进农民市民化、推动城镇民主法治化建设、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推进城乡协调发展、实现教育公平等方面影响了城镇化质量。通过农村劳动力转移效应、生育观念转变效应、拉动内需效应、要素配置效应、市场拥挤效应、归属感效应等方面影响了城镇化结构。
    3.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普通中等教育、普通初等教育和初等职业教育与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的一阶差分变量是平稳的,变量均为一阶平稳变量。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教育分别与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存在协整关系。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普通中等教育分别与城镇化水平、质量是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上述教育也优化了城镇化结构,且分别与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变化互为Granger原因,而普通初等教育和初等职业教育与城镇化水平、质量是负相关关系,两者也不利于城镇化结构优化,两者是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变化的Granger原因,城镇化水平、质量和结构不是普通初等教育和初等职业教育变化的Granger原因。
    4.职业教育有利于中国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其中2001年后高等职业教育对中国城镇化水平的正面影响最大;分区域来看,样本期内,东中西部地区的职业教育均有利于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其中2001年后,东中部高等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正面影响大于中等职业教育,但西部地区依然是中等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正面影响最大,但该地区高等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正在逐渐凸显;样本期内,初等职业教育均不利于中国及其三大区域的城镇化水平提高,但这并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分城市来看,样本期内,省会城市、地级市和县级市的职业教育均促进了城镇化水平提高,2001年后地级市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最大,省会城市和地级市高等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大于中等职业教育,但县级市依然是中等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最大,但县级市高等职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正在逐渐凸显;样本期内,初等职业教育均不利于省会城市、地级市和县级市的城镇化水平提高,但并不显著。还发现普通教育也促进了中国城镇化水平提高,其中普通高等教育对中国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最大;分区域来看,样本期内,三大地区的普通教育均促进了城镇化水平提高,目前东部地区普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大于中西部地区,东中部普通高等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大于普通中等教育,西部地区普通中等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最大,但该地区普通高等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正在逐渐凸显,样本期内,普通初等教育均不利于中国及其三大区域的城镇化水平提高,但这并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分城市来看,样本期内,省会城市、地级市和县级市的普通教育均促进了城镇化水平提高,目前在三类城市中省会城市普通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最大,在三个层次教育中省会城市和地级市普通高等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大于普通中等教育,但县级市普通中等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最大,但县级市普通高等教育对城镇化水平的促进作用正在逐渐凸显;样本期内,普通初等教育均不利于三类城市的城镇化水平提高,但未通过显著性检验。
    5.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均促进了中国城镇化质量提高,其中职业教育的促进作用略大,且除普通初等教育与初等职业教育外,其他层次教育均促进了中国城镇化质量提高,促进作用大小依次是高等职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中等职业教育、普通中等教育。分区域和分城市看,东部地区和地级以上城市普通教育对城镇化质量的促进作用大于职业教育,中西部地区、地级市和县级市正好与之相反,其中东部地区和地级以上城市对城镇化质量的促进作用大小依次是普通高等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普通中等教育,中部地区和地级市对城镇化质量的促进作用大小排序和全国情况相同,西部地区和县级市对城镇化质量的促进作用大小依次是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普通中等教育;最后,三大地区和三类城市普通初等教育与初等职业教育均不利于城镇化质量提高。
    6.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均促进了中国城镇规模结构趋于均衡,职业教育作用略大。其中普通高等教育对城镇规模结构优化的作用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普通中等教育与中等职业教育均促进了城镇规模结构趋于均衡,其中中等职业教育的促进作用略大,而普通初等教育和初等职业教育与城镇规模结构无显著关系。分区域看,东中西部地区普通教育对城镇规模结构优化的促进作用均低于职业教育;东中部地区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优化了城镇规模结构,其中高等职业教育的作用最大;东部地区其他层次教育对城镇规模结构优化作用均不明显;而中部地区普通中等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优化了城镇规模结构;西部地区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对城镇规模结构的优化作用不明显,但该地区普通中等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促进了城镇规模结构趋于均衡,其中中等职业教育促进作用最大;中西部地区普通初等教育和初等职业教育与城镇规模结构也无显著关系。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及其不同层次对中国和三大地区城镇空间结构的影响与对城镇规模结构的影响相似。
    (二)对策
    1.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城市需重点发展不同类型不同层次教育,以推进新型城镇化。具体为目前中国应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特别是高等职业教育,且需为初职教育者、中职教育者、普中教育者提供更多接受高层次教育的机会,进而提高城镇化质量,优化城镇化结构。从区域和城市层面,东部地区和地级以上城市、中部地区和地级市、西部地区和县级市分别需重点发展普高教育、高职教育、中职教育。且各地区各类城市也均需制定政策为低层次教育者提供更多接受高层次教育的机会。
    2.加大宣传力度,提高社会各方面对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重要性的认识。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需加强对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宣传力度,还需要修订和完善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地方性配套法规,为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的发展建立健全法律保障体系。同时,各高等和中等职业院校也要充分利用各种媒介,全方位宣传自己,扩大影响。让家长了解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能够培养综合性应用型人才,充分认识到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的重要性。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要想促进江西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就要不断培养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应用性人才,提高职业教育办学理念,为新型高素质人才发展开拓空间。
    3.高等和中等职业院校要努力办出特色。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均要在专业设置、师资结构、课程体系、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培养途径等方面不断深化改革,办出特色,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满足经济发展需要的技术应用型人才,体现出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的不可替代性。
    4.深化教学改革,努力创建技术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高等和中等职业院校均需根据各地经济发展的需要,按照技术领域和职业岗位的实际需要设置和调整专业;并且以能力为中心,形成具有鲜明职业特色的教学内容和教学计划,构筑职业特色鲜明的教材体系;同时根据学校条件采取校内与校外相结合的方式建立实训基地。在校内建立实训车间,模拟生产真实环境,让学生在校内进行基本训练;在校外建立相对稳定的用人单位实训基地,既可增强学生职业技能,也可拓宽毕业生就业渠道;此外,要有针对性地进行提高教师职业教育理论水平和专业技能,要有计划地选送教师到生产第一线工作和学习,加强教师实践能力的培养,努力培养“双师型”教师。
    5.以省统筹,突出重点,优化调整院校布局与专业布点。各省需依据本省情况统筹发展教育,要突出重点,优化调整院校布局与专业布点。各省高职和中职院校要形成“按需设置、对应行业、宽窄并存、稳定与灵活相结合”的专业格局,为经济建设输送各类应用型人才。
    6.加大投入、改善条件,培育重点、全面发展。应加大对高等和中等职业教育的经费支持,在美国,公立职业学校经费的来源包括地方税收、州政府拨款、联邦政府拨款、学费和其他收入。在德国,按照职业教育法及其它法律的规定,职业教育经费是由联邦、州政府及企业分别承担的,职业学校的经费,由地方和州政府共同负担。而在澳大利亚,公共职业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有:联邦和州政府拨款、学费、公立职业学院的服务收入(如短期培训和咨询服务、开办合营企业、出售教育技术与教材等)。故可以应通过各种方式来增加职业教育经费的投入,改善职业学校的办学条件,并且要培育重点,全面发展,对一些示范性的骨干院校需加大投入。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