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8-11-13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站 - 教科动态

建构与新时代相匹配的教师教育体系

 来源:《光明日报》2018年09月27日    发表时间:2018-11-05   阅读次数:73   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部长、教师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朱旭东

  全国教育大会强调“坚持把教师队伍建设作为基础工作”,意义重大。之前,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新时代全面深化教师队伍建设改革意见》,是针对教师教育的重大改革政策,是新时代教师教育改革的重要依据和方向。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的《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以下简称《行动计划》),就基于此,提出建设与新时代教育事业发展相匹配的教师队伍。这要求我们认真理解和构建好新时代中国教师教育的体系。

   教师教育体系的背景和现实需求
  我国教师教育体系经历了三个阶段三个体系:三级一轨的传统体系、三级一轨的转型体系、四级三轨的新体系。
  三级一轨的教师教育传统体系:中国教师教育体系始于三级一轨传统体系,这个三级一轨教师教育传统体系是指中师、高等师范专科和师范学院与师范大学,相应的学历体系是高中、大专和本科,它服务于中国非普及化的教育体系。
  三级一轨的教师教育转型体系:中国教师教育体系发展于三级一轨转型体系,这个三级一轨教师教育转型体系是指高等师范专科学校、师范学院和师范大学,相应的学历体系是大专、本科和研究生,它服务于中国普及化的教育体系。
  四级三轨的教师教育新体系:这个新体系是指中专、大专、本科和研究生与师范院校、综合院校和职业院校构成的四级三轨的教师教育新体系,相应的学历体系是中专、大专、本科和研究生,它服务于大众化的教育体系。
  从总体上来说,四级三轨教师教育体系为中国基础教育培养了大量合格的教师,但为了满足“努力建设一支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的目标,必须解决新时代中国教师教育体系尚存的问题。
  这些问题包括:
  一流大学参与度不高。中国一流大学基本上不在教师教育体系内,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不参与中国的教师教育,这与美国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是美国教师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就决定了中国教师教育整体质量还需要提高;
    低供给、面积大。尽管从总量上参与教师教育的院校数非常庞大,四级三轨教师教育体系共有3000多所,但2000多所是中职学校、中师、高等专科、高等师范专科等,显然实施教师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十分迫切,去低端的教师教育机构任务很艰巨;
  区县教师教育体系有待完善。教师教育不仅指职前培养,而且还指入职和职后培训,入职和职后培训的任务主要由区县教师教育体系来承担的。这个体系处在一种不健全状态,表现出教师教育的“不充分不平衡”的发展特征,有的区县甚至处在无教师教育机构的窘境;
  教师教育机构办学资源匮乏。在面对“双一流学科”建设的高等教育机构争夺资源的严峻形势下,教师教育院校,尤其是三轨体系中的底端机构既要争取制度资源,如本科、硕士、博士点制度资源建设,又要与师范大学、综合大学争夺人力资源,并且担心优秀人才被“吸走”;
    创新力有待提升。目前,“互联网+”教师教育体系亟须构建,教师教育的课程、教学、实践等诸环节停留在传统的状态中,信息技术、学习科学、认知神经科学、教育神经科学、科技与教育深度融合等的变革对教师教育课程内容、教学方式、实践模式等提出挑战尚未形成;
  全过程的质量保障体系尚需完善或建立。从教师资格标准、招生标准、课程和教学质量标准、实践标准、教师教育者标准等不同环节的质量保障体系需要完善建立,构建教师教育体系的资格标准、机构标准和专业标准的任务十分繁重;
  专业师资队伍数量质量尚需提高。教师教育院校的传统学科教学论的师资队伍建设在面对角色身份转型、学历学位水平的提高,与学科教育、教育科学的深度融合等方面形势不容乐观,体现出教师教育专业师资队伍严重短缺,博士学历的师资数量严重不足;
  教师教育院校的教师培训体系有待健全。区县教师进修学校、市区教育学院、省级教育学院的三级教师培训体系在被解构的同时并没有重构,目前实施“国培计划”和“省培计划”的过程中,承担任务的师范院校的“继续教育学院”体系依然还延续着传统的教师培训模式,严重滞后于教师培训专业化、科学化、信息化的新要求;
    解决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存在问题的能力还需要提高。尽管问题解决要通过教师地位、待遇的提高,但适应乡村学校、教学点的教育教学要求的教师教育能力也需要提高,教师教育的课程和教学内容和教师教育者充分利用乡村、农村、草原、牧区等资源的能力需要提高;
  学术基础、学科地位尚需优化。教师教育的学术基础十分薄弱,导致教师教育的研究水平不高,尤其是教师培训的研究水平不高,这源于教育学科建立中没有确立教师教育学科地位,教师教育学科的博士点和硕士点建设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建构新时代中国教师教育体系
  正是因为现有教师教育体系存在诸多问题,新时代建构中国教师教育体系就成为必然选择。而可能的途径在于:
    第一,建构中国一流大学的教师教育体系。为了解决一流大学参与教师教育不足,低供给面大的问题,应该建构新时代中国一流大学的教师教育体系。这个体系应该由中国一流师范大学和一流综合大学构成的,而未来一流大学的教师教育体系应该是由省级或省部共建以上的师范大学的教师教育和一流综合大学的教师教育构成体系,尤其是要重建一流工科或新工科大学的教师教育,为一流的高等职业院校培养一流师资。
  第二,建构专门、独立的幼儿园和小学教师教育体系。《行动计划》中指出“引导支持办好师范类本科专业,加大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本科层次教师培养力度”“办好一批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和若干所幼儿师范学院”。这些政策表明,保持专门、独立的幼儿园和小学教师教育体系对于我国从教育大国向教育强国的发展,至为必要。
    第三,建构区县教师教育体系。这个体系是由以区县教师专业发展机构为核心的教师专业发展学校、校本教师专业发展中心和名师工作室(坊)构成的体系。乡村教师专业发展任务不仅需要一流大学的教师教育体系来完成,而且需要区县教师教育体系的支持。实际上,只有中国区县教师教育体系构建并完善,我们才能真正振兴教师教育。
  第四,建构“互联网+”教师教育体系。为了解决教师教育体系的创新力不足的问题,需要将前沿学科、综合学科、跨学科的研究成果内容整合进行教师教育课程内容、教学方式、实践中;需要建构人工智能与教师治理、教师教育课程和教学、师范生实习实践、教师研修的高度融合;需要将大数据、云计算、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现代信息技术应用于教师教育的课程、教学、实践等不同环节中。
确立起新时代教师教育的制度保障
  针对我国教师教育诸多问题,要建构新时代教师教育体系,还必须确立四个方面的制度,从而保障教师教育体系的有效建构和运行。
    第一,确立教师教育体系的质量保障制度。为确保新入职教师质量,这个质量保障制度应由教师资格和统一国家考试制度、师范生生源质量制度、教师教育课程和教学标准制度、师范类专业质量认证和评估制度构成。
  第二,确立教师教育体系的学科保障制度。现代学科发展,自然要求教师教育与这个发展趋势紧密相连。因此,学科保障制度应由教师教育学术学科制度和教师教育专业学科制度构成。其中,包括幼儿园教师教育、小学教师教育、中学教师教育及其专业方向、中职教师教育和特殊教师教育五个专业。
  第三,确立教师教育体系的创新保障制度。这个保障制度是由教师教育改革实验区创新保障制度和高水平教师教育基地建设保障制度构成。这将为教师教育始终有能力有储备做出与教育发展相适应的创新转型。
  第四,确立教师教育体系的资源保障制度。这个保障制度是由教师教育的治理保障制度和师资保障制度构成,这些资源包括了学科资源、制度资源、人力资源、财政资源等。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