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8-05-26 星期六
当前位置:主站 - 教科动态

从学术规范的视角论“好的学者”与“好的研究”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18年01月02日    发表时间:2018-01-15   阅读次数:562   作者:南京大学特聘教授 叶继元

  近年来,我国学者的论文发表数量在国际上屡创新高,然而,与此同时学术界呼唤更多大师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其间的落差让我们看到论文数量和头衔并不等于学术大师。在近日于北京大学举行的首届“加强高校学术规范,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研讨会上,本文作者发表的报告从学术规范的视角出发,指出学术规范的目的是倡导做真学问,培养好的人、好的学者,从而造就大师,让我们看到弥补上述落差的关键,也拓宽了我们对学术规范的理解。为此,本版特别邀请作者在报告的基础上撰写此文,与读者分享。
  1、评价“好的学者”不能只凭论文和头衔
  专门做学问的人,或学术上有一定造诣的人,通常被称为学者。目前在中国高等学校和科研部门里专职的教师、科研人员大多可以被称为学者。学者主要是通过脑力进行生产知识的创造性活动,借助文字、符号、工具、思想等生产出精神产品。学者的这种高级、复杂的脑力劳动和精神活动被称为学术研究。在信息社会或知识社会里,学者及其研究的数量、规模与作用都是以前社会所不能比拟的。
  学者是精神产品的生产者,自然,他对精神层面的自我价值实现有格外的追求。是否是“好的学者”,还是“优秀学者”,抑或“一流的学者”或“伟大的学者(大师)”,不仅是学者本人所关注的,也是社会所重视的。实际上,这是一个学术界普遍关心的对学者如何评价的问题。
  目前国内外比较流行的对学者的评价是“核心作者/学者评价”“H指数评价”和“学术头衔/帽子评价”。前两项评价的标准是学者发表论文数量和论文数量及被引用次数。尽管论文数和被引用数是衡量学者水平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却不是唯一或全面的学者评价指标。后一项评价是各级评审委员会评定的结果。如果评价的过程科学合理权威,头衔/帽子能够反映出学者的水平,诸如院士、千人计划入选者、教授等。反之,则头衔与学者的真实水平之间有一定的差距。那么,对于大多数已获高级职称的学者而言,还有什么样的评价标准能够接地气、能够对他们有激励作用?在笔者看来,引入“好的学者”的概念和学术规范的评价标准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
  “好的学者”,笔者以为,就是能够按照学术规范的底线要求进行研究的学者。核心学者、H指数学者和学术头衔学者只要遵守学术规范就可以是“好的学者”,反之则不是。如果一个学者能够遵守学术规范,诸如独立思考,具有科学批判精神,遵守引用规范、署名规范、学术批评规范,能公正地进行学术评价等,那他就是一个合格的学者、诚信学者、靠谱的学者,即“好的学者”。只要对学者发表的论著进行文本内容分析,对其在学术活动中的各种言行、待人接物的各种表现、典型案例等进行观察和记录,就能衡量其是否为好的学者。对大多数学者而言,了解和遵守学术规范的底线要求并非难事。即使是学术规范中的高标准,只要不懈努力,也是可以办到的。因此,对大多数学者而言,做一个“好的学者”并非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2、遵守学术基本规范才是“好的学者”
  学术规范,通俗地讲,就是治学的“应知应会”,是学者应该掌握的基本功和高要求。学术规范中既有“底线要求”,即“规定动作”,亦有追求卓越的“高标准”。学者遵守学术规范,所进行的学术研究才有价值,才能与国内外同行进行有效的交流,才能体现出学者对学术的贡献,才能促进学术创新和知识增长。
  学术规范是指学术共同体根据学术发展规律制定的有利于学术积累和创新的各种准则和要求,是学术活动中的经验总结和概括。它源于和发展于学术共同体,且这种规范是有利于学科发展的,是“经验总结和概括”,这种总结和概括又是动态的,是随着研究经验的不断积累而变化的。当已有的规范“不利于学术积累与创新”时,新的规范就将取而代之。例如,原有的规范规定非正式出版的文献一般不能引用,但随着网络文献的发展,目前这一规范已被修改。学术规范并不仅仅是指论文格式书写及引文引用规范,其内容要广泛得多。学术规范中的研究规范,根据目前的研究,其内容大体包括基本规范、研究程序规范、研究方法规范、学术成果呈现规范、引文规范、署名及著作方式标注规范、学术评价和批评规范等。这里既包含研究形式的技术规范,又包括内容的技术规范,也包括科研的基本价值观或科学精神。学术规范的内容应贯穿学术活动的全过程。
  由此看来,目前一些评价指标,将学术规范仅仅理解成论文格式规范、引文规范是不全面的。学术规范中的基本规范,即学术自由、学术积累、学术创新、学术平等、学术合作等是最为基础或重要的规范,它制约着其他的规范。它是文理各学科的学者都应遵守的共性规范。显然,基本规范不仅是对西方学术界推崇的R.K.默顿提出的“科学精神”四大规范,即学术普遍性、公有性、无私利性和有条理怀疑性等内容的吸取,而且是对中国优良道德传统和学术研究传统,诸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求真”“实录”精神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传承和整合。
  好的学者不仅能遵守引文规范等,而且更重要的是能遵守基本规范。他能够从研究过程和细节中,诸如通过对前人他人研究成果的引用等体现出他对基本规范的遵守,能展现出他精神层面、学术品格上的追求。好的学者都应遵守基本规范,即应具有独立思考和科学的批判精神,能够实事求是,只唯实,不人云亦云,不随风倒,表现出正直、刚毅的品质。好的学者不是一贯正确的,有时在各种压力下,也会出错,亦不能免俗,但从整体上看不失大节。好的学者学术水平不可能低,因为学者是“学术上有一定造诣的人”,大凡学者皆有一定水平。但并不是所有学者都是好的学者。不遵守学术规范,尤其不遵守基本规范的学者很难是好的学者,遑论一流学者或大师。好的学者遵守学术规范,也具有相当的学术水平,但并非有极高的学术水平。好的学者是达到一流学者或大师的一个必经阶段。一般说来,凡大师,必定是好学者;但好学者未必是大师,但有助于成为大师;不是好的学者必定不能成为大师。例如鲁迅,由于他遵守了独立思考的基本规范,因此写出了《中国小说史略》创新之作,创作了《阿Q正传》等新文学奠基作品,开创了“杂文”体例,在学术和创作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学大师。学术大师王国维、陈寅恪、梁漱溟等的学术经历也能提供类似的证明。
  有了好的学者,就有可能建立和完善学术共同体。学术共同体是指那些有着共同学术目标、有着专门学术训练、以学术研究为职业、更视为“志业”、大体自治自律的学者群体。有了学术共同体,学术界的很多问题就有了解决的希望,就能逐渐营造出良好的学术环境和生态,就能吸引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投身于学术研究的事业中来,学术才能历久弥新。当好的学者多了,一流学者或大师的出现也就指日可待。
  3、“好的学者”与“好的研究”相辅相成
  好的学者及其评价标准的引入,有助于广大学者理性地看待自己学术研究的价值和意义。学者不必因没有做出重大的原始创新成果而郁郁寡欢,也不必满足于学者、好的学者称呼而不思进取。近期在朋友圈读到一篇谈学者价值的文章,文中提到一个学者(大学老师)对他的研究生说,把我所有文章全烧了,也不会对学科发展有丝毫影响(大意)。说者悲壮,听者戚戚,引起了对学者的研究成果及其价值的讨论。在笔者看来,只要曾经有所创新,为“知识大厦”添过砖加过瓦就足矣,不必在乎原有的知识创新是否被更新、被代替。随着人类认识的深入,科学的进步,旧知识终究会被更新、被代替,这是必然的现象,只是被代替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已,不必悲伤。从评价体系方面看,除了“算总账”,仅记载重大原创成果外,是否能将有意义的中小型知识贡献都评价出来、记载下来?有学术积累,才有学术创新;有众多的中小创新,才有重大的原始创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好的学者与好的研究有密切关系,二者相辅相成。
  所谓研究(主要指实证性研究,人文学科的研究具有多样性)是指针对某一有意义的问题,进行系统调查(Investigation),并对这种调查进行检验和评价,以便增进知识的过程或活动。创新是学术研究的应有之义,是其精髓。没有创新就无所谓研究。然而,创新有不同层次、不同类型。根据创新的层次可以区别出不同层次、类型的研究,如不好的研究(不必要不合理的重复研究)、好的研究(或多或少都有创新之处的研究)、杰出的研究(重要创新的研究)、一流的研究(重大原始创新的研究)等。
  根据美国著名学者博叶的观点,学术可分成四大类型,即原创的学术、集成的学术、应用的学术和教学的学术。将此分类应用到创新层次上,于是就可以分出原始(自主)创新、集成创新、协同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应用创新、移植创新等不同层次。从研究的过程看,可以有问题(选题)创新、观点创新/思路创新、资料(数据、证据)创新、视角创新等。合理划分创新的层次和类型有助于科学评价各种研究的价值。
  然而,无论何种创新,都必须在前人或今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必须有传承、有规矩、有新意、有拓展,都必须对“学术知识大厦”有贡献。如果说学术积累是量变的话,那么,学术创新就是量变基础上的质变。正因为学术积累、学术创新对于研究是如此重要,所以在目前的学术规范中将学术积累、学术创新总结为“基本规范”,这就意味着所有研究都要遵循这些规范。
  有好的研究才可能有好的学术论文,学术论文是研究的记录。不同的论文类型反映不同的研究情况。《美国心理学会写作手册》(PMAPA)将论文/文章分为理论性论文/文章(Theoretical articles)、方法论论文/文章(Methodological articles)、案例研究型论文/文章(Case studies)、评论论文/文章(Review article)和其他类型的文章(Other, less frequently published types of articles)。
  实际上,可以根据不同的划分标准分出不同的类别。如按学科领域划分,可将学术论文分为社会科学论文、人文学科论文和自然科学论文;按论文内容的划分,可有实验报道型学术论文、调查研究型学术论文、思辨争鸣型学术论文等。不同的研究或论文有难度系数问题,但难度系数与高质量研究不能简单画等号。
  信息社会是知识创造者的社会,知识比资本更重要,是生产的第一要素。知识生产或学术研究离不开学术规范,但学术规范只是手段,其目的是要营造良好的学术环境和生态,以培育更多好的学者乃至卓越的学者,鼓励他们做好的研究乃至原创的研究,以造福于国家和人类社会。大力提倡好的研究,杜绝重复、平庸的研究,对催生更多的原创研究具有积极意义,而那些孜孜不倦、勤勤恳恳为公众谋福祉进行好的研究、原创研究的好的学者、卓越的学者理应获得全社会善良、正直的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