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管理规章 项目申报 立项数据 成果管理 经费管理 选题征集
 重大项目 优秀成果 年度项目 各地规划 专家数据 教科动态 资料下载 相关链接
2017-11-21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站 - 优秀成果

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及推进路径研究

 来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7-10-30   阅读次数:201   作者:杨小微

    华东师范大学杨小微教授主持完成了《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及推进路径研究》课题(课题批准号:AFA130001)。课题组主要成员黄书光、黄忠敬、徐冬青、程亮、鞠玉翠、孙杰远、王晴、李伟胜、孙元涛。
    一、内容与方法
    (一)本课题研究的主要内容

    课题主要涵盖两方面内容,一是中国教育现代化(亦即中国教育宏观发展状况)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二是中国教育现代化的未来路径及具体政策选择。但回答上述问题,需要基于中国教育现代化的评价与推进的基础理论研究、中国教育总体的和区域的发展现状、路径以及政策、制度保障等相关研究。因而,本研究从回答如下基本问题入手:
    (1)教育现代化的核心内涵和关键特征是什么?已有教育现代化的研究的状况、进展、代表性结论以及缺陷是什么?(2)什么样的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能够有效可信地评估中国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总体状况和区域表现,并能为教育现代化行动提供正确指南?(3)从国际比较的视角,中国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总体状态如何、处于何种发展水平?(4)如何准确把握中国区域教育发展的问题、经验和差异,以及不同区域教育现代化的推进路径状况?(5)什么是中国未来教育发展的核心议题和行动?这些核心议题和行动需要何种程度的资源、成本以及政策变革?
    1.基于文献分析和现状调研,厘清教育现代化的核心内涵、关键特征以及评价指标与推进路径的基本概念
    现代化与教育现代化。现代化的本质是现代性生长的过程和结果,现代性的核心在于理性,包括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现代化是一个传统性不断削弱和现代性不断增强的过程,每个社会的传统性内部都有发展出现代性的可能,因此,现代化是传统的制度和价值观念在功能上对现代性的要求不断适应的过程。教育现代化是从落后的教育状态转化为先进的教育状态的过程,是传统教育转化为现代教育的过程,是与教育形态的不断变迁相伴随的教育现代性不断增长的过程。
    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及其体系。评价是依据事实对评价对象作出价值判断的过程,作出判断必须依循一定的标准或尺度,这种标准或尺度就是评价指标(Evaluation Indicator)。而评价指标体系是指由表征评价对象各方面特性及其相互联系的多个指标所构成的具有内在结构的有机整体。这一定义中有两个要点,一是“表征对象特性”,因而需要具备可观察、可测量的性质;二是“具有内在结构”,即是说多个指标之间应具有内在逻辑关联,能共同二确切地反映对象的整体特性。
    对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来说,需要有多个指标来反映教育现代化的各方面特性、集中体现教育现代化的价值内涵;这些指标所反映的价值维度之间,应具有内在的逻辑关联。当然,多个指标之间的关联性是复杂的:有时多个指标反映同一价值,如全纳性、班级规模、平等对待等指标都能反映教育的公平性;有时一个指标可反映多种价值,如班级规模既体现科学性,也表达公平性。
    教育现代化推进路径。“路径”,在日常生活中指的是道路,在网络用语中指的是从起点到终点的全程路由。百度百科将路径解释为“到达目的地的路线”(通向某个目标的道路)或“比喻办事的门路、办法”(门径或方法、策略),前者指明了“道路”与“目的”/“目标”的紧密关系,后者则意味着人们常常也会在方法、策略意义上使用“路径”一词。领导学或组织行为学中有个“路径-目标理论”,该理论认为,领导者的工作是利用结构、支持和报酬,建立有助于员工实现组织目标的工作路径。这里涉及到两个主要概念:建立目标方向;改善通向目标的路径以确保目标实现。这尽管是微观层面对目标路径关系的学理性揭示,但放大开去,置于中宏观层面,同样可以解释建立目标与改善路径之间密不可分的内在关联。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所界定、分解或细化了的教育现代化目标,对于个人、组织乃至地方或国家政府组织而言也是一种“目标效价”,其作用在于唤起主体对实现目标的期望值,而清除障碍、降低风险或提供指导和支持,即改善或优化路径,则可提高实现这一期望的概率,既然如此,在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的导引下改善和优化推进路径,也就顺理成章了。
    2. 在历史梳理、国际比较和现代性理论透析的基础上,形成中国教育现代化的价值定位和发展定向
    对世界范围的现代化历程进行梳理和分析后发现:教育现代化经历了“先行者”发轫、“追随者”超越和“后来者”跟进这三个时代,并在各自时代中演绎着复杂而跌宕的情节。然而,各个国家的现代化及教育现代化无论发展早迟、推进快慢,最终都是发展出各自独特的样态。因而,尽管现代化是全球性的,但“现代化”和“全球化”均不能片面而简单地理解为“西方化”,后发展国家对先发展国家现代化标准的形式化移植和非理性追求都是误解和自我迷失,应该在自己的传统与现实中寻找发展的契机与模式。
    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历史研究发现:作为外生型后发展的现代化类型,我们在较长时间里奉行了以“中体西用”为原则的教育变革立场,从开设洋务学堂、派遣留学,到引进西方先进教育理念、建构中国近代学制,乃至于科举制度的废除,中国早期教育现代化得以稳步推进。帝制推翻后,特别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西方的新文化和新教育思想蜂拥而至,激烈反传统与全盘西化一度轮番上阵。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学者开始更加谨慎地审视中国教育现代化的运行机制与发展路向,注意到教育现代化变革的内源动力——传统元素及其创造性转化。与此同时,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教育现代化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通达开阔的国际视野和立足国情民性的本土立场,更重要的则是对教育现代化进程中价值重心和人本旨趣的理性把握。积极探寻传统文化教育精髓在教育现代化动变中的深层价值,开掘和阐发其当代意义,对推进我们的教育现代化事业无疑具有重要的作用。
    站在中国教育现代化背景下反思西方社会发展进程中的现代化问题,西方现代性理论从解构与建构、建设性与批判性、提出问题与解决问题的不同维度表达出多种探索路径和核心观点;参照现代性与后现代性之间的对立、冲突、分歧和折衷调和等多种思想纠葛,我们对西方现代性的拯救方案,特别是教育方案得以提纲携领式的把握,这可以为我国教育现代化的理论研究提供有益的参照和借鉴。我们要避免重蹈西方现代性的覆辙,要坚持科学、法治与市场在发展现代性中的积极地位,坚持本土立场,挖掘本土资源,提倡在开放对话中共同探索教育现代性的建设路径,形成我们自己的教育现代性立场和话语,进而实现中国教育现代化过程中教育现代性的中国自觉和文化自觉。
    3.在比较国内主要省份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方案及国际组织的教育发展指标与方法的基础上,探讨我国教育现代化评价的价值维度、指标构成及评价工具
    京沪苏浙粤文本分析及苏南实地调研表明:我国省域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相对完整,涉及到了各级各类教育以及教育内外的诸多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方教育特色和突出问题;指标体系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方向明确,基本实现了与国际接轨;重视量化指标,具有一定的可检测性,比较务实;指标体系整体具有指导性和激励性,并体现了惠民性的特点;从效果看,指标能在一定程度上动态掌握各地各校教育现代化的建设进程、监测和促进教育改革与发展。
    然而,这些评价指标及其体系本身也存在如下问题:评价指标大多指向显性的和可量化的对象,难以体现教育现代化内涵;指标过分强调统一、缺少个性和弹性;在类型比例上,指标重普通教育轻其它类型;在体系结构上重投入和产出、轻过程。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应用及评价实施也存在如下问题:指标在功能上重达标、轻促进,重鉴定、轻改变。施评过程缺乏沟通和交流;评价结果的运用缺乏建设性。
    4.在梳理提炼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育现代化实践成果与经验的基础上,探索推进我国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有效路径和制度与政策保障
    本研究重点梳理了江苏省和成都市教育现代化评估系统建设的成果和经验,也基于东中西部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实践成果,如苏南教育现代化示范区建设等分析推进过程中制度与政策所起到的保障作用,对其中“以评促建”、示范区引领、集团化办学、委托管理及“管办评分离”等有效举措及政策工具进行评析。
    (二)本课题研究的基本方法
    本课题遵循“基础研究—指标研制—现状评估—路径及政策改进”的技术路线。具体运用了如下研究方法:
    1.以版本梳理、德尔菲问卷等实地调研、专家工作坊、定性定量结合的分析方法探究教育现代化评价的价值维度和指标体系
    在国内外已有相关研究、评估报告、指标设计、路径选择、政策分析等基础研究的基础上,形成相关基础研究报告。从“背景”、“投入”、“过程”以及“产出”四个维度对中国宏观以及区域的不同定位的指标体系进行设计,并通过专家咨询、试评等程序进行指标修正。主要通过两种途径进行专家咨询,首先是德尔菲法,主要应用于指标研制领域;其次是专家工作坊(座谈会),主要应用于指标设计的修正,宏观教育现代化的状况评估、区域教育现代化评估以及路径选择和政策推进。课题研究过程中我们共举行了两轮德尔菲专家问卷、三期专家工作坊以及电话访谈、邮件问询多次。课题组还通过国际救助儿童会请到了咨询专家NitikaTonali女士,她于2015年12月为课题组举行了为期一周的工作坊式的培训与研讨。
    2.以文献梳理、现场观摩、访谈等实地调研、案例研究等定性分析方法探寻教育现代化推进路径
    通过已有数据资源和调查数据补充,对中国教育的宏观以及区域发展状况,进行规范性分析、比较分析和实证分析。课题组拟进行全国范围的、自抽样、分层、分类的公共调查咨询项目,对未来中国教育现代化的相关政策议题进行咨询。其主体主要分为六类:政府教育官员和管理人员、普通学校相关人员、教育研究机构人员、媒体和社会组织、非正式教育机构、普通民众。问卷和访谈对象达839人。实际研究中我们主要对苏南五市(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和南京)、重庆三区(江北、铜梁和万州)以及合肥经开区、包河区等地进行了实地调查研究。运用的方法主要有问卷、访谈(包括集体访谈和个别访谈)、现场观察(如听课)、文件查阅及作品分析等等。
    3.综合运用上述方法探讨教育现代化评价与推进的制度与政策保障
    所有的问卷、访谈中均关照到相关制度、机制建设或政策创新举措,德尔菲问卷及专家工作坊中均聚焦政策制度问题展开问询和研讨,也从大量地方政策文件中有关政策和制度的内容进行了梳理和提炼。
    二、结论与对策
    1.教育现代化作为一个全局性系统性和长期性社会发展大业,需要从国家层面提出一个总体思路
    教育现代化的评价与推进是一个全局性的系统工程,一个需要投入更多时间、智慧和耐心的长期事业,需要更具前瞻性的想象与规划和更具整合力的路径与战略。这就需要从国家层面提出总思路,即以人的现代化为重心,推进更加公平、更高质量、更有效能、更具活力的中国教育现代化。当今中国的教育,已由注重规模、速度及条件装备和技术的“外延式”发展转向注重公平、质量和效益的“内涵式”发展,内涵式的教育现代化的关键是人和文化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是教育现代化的出发点和归宿,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人的现代化,比制度现代化和器物现代化要困难得多,不是仅靠增加经费投入就能实现的,需要经由艰难的观念改变、文化认同和精神、心理上的转化。因此教育现代化的推进与评价,均要以“人的现代化”为重心。
    2.在总体思路之下提出“顶层设计、项目引领、分段实施、梯度推进”的工作思路
    尽管总体趋势是由外延式教育现代化转向内涵式教育现代化,但不同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学校之间教育现代化的推进速度与水平仍然是明显地参差不齐,这要在前述总体取向之下,提出一个明确的工作思路,即“顶层设计、项目引领、分段实施、梯度推进”。“顶层设计”的意思是以2030这个远期时点来确立国家及省市教育现代化的目标、战略及推进路径,近接2020,远衔2050,与社会各领域的现代化形成呼应和“共振”;“项目引领”是指针对重点、难点及关键问题设计具有引领功能的大项目、大工程,凝聚资源、形成合力,以期取得突破性进展;“分段实施”是将教育现代化进程大致分为“侧重于物的现代化”、“人-物并重的现代化”和“以人为中心的现代化”三个时间段,分步达成;“梯度推进”则是指根据东、中、西梯度之间的文化、经济、教育发展的不均衡状况,分阶段推进,如当下的东部可直接进入“以人为中心的现代化”阶段,而中西部则应由“侧重于物的现代化”尽快进入“人与物并重的现代化”阶段。
    3.优化指标、优选路径、关注转化,在推进教育现代化进程中形成“政策-理论-实践”之间的良性循环
    要想成功推行“以评促建”,不仅要在评价指标体系优化和推进路径优选上同时着力,而且需要在“如何转化”上花大气力、下大工夫,具体是指“标准/指标如何转化为现实、评价如何转化为行动”等等。
    (1)在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及其实施上需要作如下改进:凝练出关键指标、分层分类分域施评、加大指标弹性、侧重现代化内涵发展、破解柔性指标的技术难题,加强评价过程的协商性和结果使用的建设性;课题组在深入探讨教育现代化评价的价值维度基础上,形成了一套体现共性价值与个性价值并重、CIPP模式与应答模式结合的评价指标体系,有待在今后的跟进式研究中得到验证、修改和完善。课题组还构建了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以及不同学段和不同梯度教育现代化的关键指标。
    (2)在推进教育现代化的路径选择上则可尝试:总体布局下的“示范区引领”、多方参与的“体制机制创新”(如学区化、集团化、多校区办学)、旨在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整体综合路径”等等有效路径与策略;课题组对其中一些路径如示范区引领、教育集团共建、多校区办学等,或启动探索,或早已身体力行,还启动了教育现代化示范校建设、研制并试验中国学校现代化标准。
    (3)在评价与推进的转化方面,可启动若干重大工程,如教育现代化评价体系及监测系统建设、教育技术现代化开发与普及、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等,支撑和助力各级各类教育现代化推进。在其过程中致力于将教育现代化理论成果转化为政策,将政策愿景、目标和工具转化为有效能的变革实践,从实践改进与创新中提炼理论元素和政策改进启示,从而在理论-政策-实践之间形成良性循环。
    4.教育现代化存在巨大的研究空间,具有持续深入和扩展的多样可能性
    除完成课题本身的主体任务而外,课题组在实际的研究过程中还进行了“两扩展”和“一深化”的研究。“两扩展”,一是指受江苏省委托开发了“苏南指标”即苏南教育现代化示范区评价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由基础指标、投入指标、治理指标、发展指标、产出指标和特色成果指标共6个一级指标和30个二级指标构成,力图反映苏南教育发展特质,也形成了一个地域性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样本;二是指受湖北省教育厅委托,开发了“湖北指标”即湖北省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这又是一个力图体现中部地区教育现代化发展状态和水平评价的案例。
    “一深化”是指课题组受华东师大教育学部委托,开展了学校内部公平指数的研究,研究结果也即将发布。这项研究以班级为分析单位,采用指数研究的方式,通过对学生、家长、教师的大规模问卷调查来回答义务教育段学校内部公平状况与特征。研究的基本结论是:义务教育段学校内部公平总体情况良好,但是区域间、学校间、班级间教育过程不公平客观存在;同一班级的学生、家长与教师在平等对待、差别对待两个侧重客观事实的维度上具有较高一致性,而在侧重主观感知的公平体验维度上教师与学生、家长两类主体之间存在差异;学校内部公平客观事实与个体主观公正体验之间呈正相关。建议地方政府以学校综合质量提升为抓手,推进区域、校际教育均衡发展,为改善学校内部公平营造平等的外部环境;学校在立足丰富课程与活动资源的同时,促进学生管理、课堂教学、课外活动的班级公平机制建设,为每个学生提供充分且适切的发展机会。
    特别要指出的是:内涵发展指标的呈现方式基本上属于“柔性指标”,而柔性指标不仅量化困难,而且取得大样本数据或事实更难,正是我们力图攻克的技术难题。而学校内部公平基本属于内涵指标,无现成的数据可采集,而我们的研究却从近万名对象那里取得了大量的数据,并通过回归分析证明了问卷工具有较高的信度和较强的解释力,这极大地增强了我们攻克柔性指标技术难题的信心。
    上述这些扩展性研究在解决教育现代化评价指标的地方化、个性化以及柔性指标量化的技术难题等方面,进行了有意义的探索,同时也昭示了教育现代化评价与推进研究具有十分巨大的探索空间。

 

主办单位: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4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62003307 传真:(010)62003859
技术支持:教育部教育信息中心